圆滚滚

重铸乙女荣光 圈圈身先士卒。
爱发⚡️:圆滚滚
🧣:圆滚滚的小圆
人类是为了恋爱和革命才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
我永远热爱我所热爱的。

【陆景和】我的情敌竟是小蝙蝠

🌟合志稿解禁。


🌟甜甜饼





00.


      “血族是一个古老的种族,他们慵懒、随性,奢靡的颓欢中又带着深藏于面具之下的傲慢和野心。”




     “不要爱上他们,永远不要。”




     「这是一座阳光永远照不到的幽森古堡,神秘又阴暗,如同蛰伏于裂谷中的野兽,静待着仓皇跌进陷阱的猎物上门。




         吱——




        沉重的门扉缓缓的自动开启,天幕中滚落下的银河借由开启的门缝流淌进暗淡无光的古堡里,在这如水月色中,地面映出一个女人婀娜的身形。」




     “除非——”




    「高跟鞋踩在大理石砖上落下的声音在空寂的城堡中格外明显,女人漫不经心的在这座不属于自己的建筑里缓步逛着,她那极富垂感的高开衩丝绒黑裙在步履间交错,露出一截雪白的小腿来。




       “……咦?”




       脚步声在又一间门扉被推开后站定,女人侧头避过被一群被惊飞的血仆蝙蝠后,一双祖母绿的宝石眼直直向屋内望去———」





      年迈的老埃尔文瞪大了浑浊的双眼,脸上枯裂的皱纹都因为他夸张的表情而同活过来的枯树藤一样蠕动在他蜡黄的皮肤上。他看着面前一排

排坐好的孩子,他们都是拥有魔法天赋的少男少女们,或许在未来会成为名震未名大陆的巫师和女巫,而在此之前,他需要教导他们如何生存。




     他咳嗽了一声,继续哑声说道:




      “除非……你是会魅惑人心的魔女。”




    「月光从大开的窗棂中倾泻而下,直直照亮了半个屋子,一个身着华服的男人慵懒的靠在屋子正中央软椅中,银白的光为他披上透明的轻纱,他的皮肤是比冬日初雪还要苍凉的白,他的美貌是回溯千万年时光也找不出第二位的绝色,而那双眼,则在漆黑的夜里闪过猩芒。



        他歪了歪头,上下打量了一眼这个突然的闯入者后,那双紫晶眼忽然迸发出强烈的色彩。




       “你……”



       

        只是呼吸的一瞬,那个身影便来到了女人的面前,他的身型挺拔高大,仅仅只是站在面前,就将女人完全的笼罩在了自己的阴影里。




        一双手悄悄从女人身后虚环住她的腰身,这个与城堡一同活过来的男人轻轻开口,磁性的声音让女人想起了她许久之前混迹在人类贵族酒会中曾听到过的大提琴。




       “你就是我的莉莉丝*小姐吗?”」

        




      “只有魔女那让人看一眼就会沦陷的魅力,才会让如此高傲的种族自愿臣服在她的裙摆之下。”

     



      “贪寻欢愉。”







2.



       你被一只小蝙蝠缠上了。



     

       你是未名大陆上最后一位魔女,起初只是偶然间路过了这座沉睡的古堡,想要进来一探究竟,却不想唤醒了这座古堡原本的主人,一只不知道睡了多久的小蝙蝠。




       “姐姐~”

       柔软滑腻的腔调像是刚从女巫罐子里捞出的蜜糖,被你称做小蝙蝠的古堡原主人陆景和此时正又一次试图悄悄的从背后拥抱住你。




       丝绒质地的长裙以挂在肩膀处的袖子为起点,在背后画出一个深深的V字,白如脂玉的肌肤在昏黄的烛光下凝聚成油画般的质感。你支撑着下巴的手一动,那本就摇摇欲坠的袖子就直接掉到了胸口处,露出圆润纤薄的肩头。

    



      “姐姐……”




      他又唤了一声,这次的腔调多了分低语的沙哑。陆景和小心翼翼的用手指抚上你脊骨的曲线,冰冷的呼吸随着他的贴近狠狠打在脖颈上。




      他只穿了一件缎面的白色衬衫,袖口和前中门襟都用了中世纪贵族最喜爱的抽褶设计,棕色的皮革制绳松垮垮地穿过门襟的圆孔,他故意留了两排圆孔没有系,露出了隐隐约约流畅有力的线条。



   

     陆景和的头颅停留在你脖颈极近的位子,你是侧倚在软椅上的,而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溜了上来,两个人挤在并不算大的单人软椅里,他的胸膛贴上你裸露的脊背,两只手也悄悄的被他并在一起抓住手腕,领口滑落的更多了,可怜兮兮的挂在你的臂弯,坚守着最后的防线。

       

      


     “你好香呀,姐姐。”




      尖锐的牙齿隔着空气在肌肤上滑动,似乎在寻找最佳的位置。他埋在你颈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可怜又委屈。




     “我好饿,能不能让我吃一口?”


     “就一口。”




      醇香甘美的血液仿佛已经涌入口中,从魔女少女般娇嫩的身躯中孕育而出的滋味光是想一想就让人浑身颤栗,陆景和将你贴的更紧了些,朦胧的情愫爬上紫色的瞳仁,又被闪过的红芒照成血红的雾气。


       


      柔若无骨的在他怀里翻了个身,被衣裙包裹的曼妙身姿在一片浓黑中露出星星点点的白,棕色的发丝尽数搭在肩头,诱惑着男人一亲芳泽。



 

      陆景和低头,近乎虔诚的吻上血管之上的那处肌肤。




      轻触、辗转、他沉迷其中,流连忘返。




      “唔,好痒……”

      你被舔舐的有些不奈,挣脱开他束缚的手指穿插进陆景和柔软的发间。




       他终于厮-磨够后,轻-喘-着放开了那块已经被折磨到泛红的肌肤,舌尖滑-过尖齿,从喉头到奔走的每一滴血液都在叫嚣着渴-求。




       他张口,咬了下去。




      ———却咬了个空。




      仿佛绷紧的弓却只放了一支空箭,期许落空的陆景和睁着一双滴溜溜的大眼睛,整个人懵懵的。




       被捂住嘴巴的小蝙蝠目露不解的看着你,被你掌心盖住的唇还维持着张开的姿势,他想说什么,露出的尖齿时不时的碰一下掌心,小蝙蝠眼睛水汽濛濛,看起来委屈的快哭出来了。

     

    


      “饿了就吃饭。”




      丝毫不为所动的你拉上滑到臂弯的领子,将被裹在里面的发丝全部撩出,一双美眸眨了眨,好不无辜。




      “瞧我做什么?”




      抱完就走的魔女小姐灵巧的从陆景和的怀抱中溜出,你隔着发丝轻抚他刚刚欺负过的地方,完全没在意身后快要气成一只河豚的小蝙蝠。







3.




      今天也是对魔女小姐一见钟情的陆先生艰难求爱的一天。




     “你到底喜欢什么?珠宝、名誉、地位,美色?”再一次可怜巴巴的将魔女小姐抱在怀中,只能看不能吃的陆景和快难受死了:“不可能是美色,怎么会有比我还好看的人。”




       你笑嘻嘻的往嘴里丢了一颗樱桃,果肉在齿间爆出嫣红的汁水,你看了一眼还在喋喋不休的陆景和,忽然拽住了他的领子吻了上去。




       唇齿间带着女子本来的清香,混合着樱桃酸酸甜甜的滋味,这个吻充斥着成年人之间不宣于齿的情愫,陆景和在最初的惊讶后那双紫晶眸就蓦地一暗,猛然搂紧你加深了这个起于兴起的吻。




      奔腾于血管之中的天性叫嚣着解放,魔女游走于世间的玩乐心态让欲望疯狂滋长。你们忘情的拥-吻,从沙发滚落到鹅绒地毯上,被唇齿挤到糜-烂的果肉榨出了更多酸甜的汁水,顺着分离呼吸的间隙从你们的唇-边淌到脖颈…



      “姐姐,我…”

       好不容易从迷离间挣脱出来,陆景和眼睛都红了,脖子上还挂着果汁流淌的轨迹,他好像喝醉了酒,说出的话都断断续续的。

      “我好像有点不对劲…”




       话还没说完,一声轻响乍现,你轻喘着抹去唇边的水痕,饶有兴趣的从面前的一堆衣服中拎出了一只毛茸茸的蝙蝠。




       小蝙蝠原来真的是蝙蝠。




       你呼噜了一把他短短的绒毛。





4.



      “姐姐…我说……”被你欢欢喜喜的捧在掌心,陆景和无奈的任你揉圆襟扁却高兴不起来:“我能变回来了吗?”




      谁能想到魔女的吻居然能让一位吸血鬼始祖醉了呢?




      还露出了真身,被人肆意揉搓。


      

    

      “不行。”干脆利落的拒绝,发现了新玩具的你对自己的小蝙蝠爱不释手。




      “唔,你别捏我的翅膀!”他可怜兮兮的的声音此刻与之前刻意委屈的语气相比多了几分软糯,坠入爱河的吸血鬼始祖对所爱之人拿出了十足的耐心:“维持原身对于血统越高贵的血族越会耗费更多的力量,我会饿的很快,这附近并没有人类的村庄——”




      “那就吸我的。”魔女小姐干脆利落的撩开发丝,将蔫巴巴的小蝙蝠放在肩膀上,大大方方:“尽管吃饱!”




      陆景和,陆景和小蝙蝠气的翅膀都要炸开了。




     他英俊帅气的面庞哄骗了多久都没能尝上一口的美味,如今变成这圆滚滚的样子居然能任君采颉?




     他要被你这个恶趣味的魔女气死了!



     

     能妥协吗?必然不能啊,他陆景和,最后一位血族始祖,血统高贵、财富可人、样貌英俊无双,比不过一只黑黝黝的胖蝙蝠?




     —— 虽然这也是他自己!




    “你不是饿了吗?”




     你戳了戳他圆滚滚的肚皮,借机挠了挠他的小肚子。





     “快来呀~”





      ———忍不了了!





     也不管自己化为人形后是不着片屡的,热血上头的陆景和在那双祖母绿的眼眸中看见自己由蝙蝠化为了人类,他干脆利落的将你压入沙发中,扯过一旁搭着的斗篷围住半个腰身。




      “你明知道我是谁的。”

      他这次没有犹豫,张嘴就咬上日思夜想的脖颈,吸食爱人血液给血族带来的快-感会随着他们血统的纯正而翻倍增强,陆景和一双紫眸已经完全被红芒占据,他在你的怀中,他在爱里沉沦。




        他是血族,他就是欲望本身。




       “魔女小姐,不回应足够填满我的爱,我是不会放你走的。”









评论(15)

热度(714)

  1. 共7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