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滚滚

重铸乙女荣光 圈圈身先士卒。
爱发⚡️:圆滚滚
🧣:圆滚滚的小圆
人类是为了恋爱和革命才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
我永远热爱我所热爱的。

【魈荧】我养成了一位占有欲爆棚的少年仙人(2)

鲜衣怒马大小姐x被捡来的护卫少年


目录:

(1) 





03.


    “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走?”

      此语一出,荧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原本被自己稳稳握在掌心的手骤然一缩,拽得荧一个踉跄,不等她反应过来,刚刚露出些柔软神色的少年就已经重重甩开她的手,后退回她碰不到的地方。


     “你想做什么?!”

      那双盛着破碎星河的琉璃金瞳充满警惕地盯着她,全然不见刚才的动容柔软,他的脊背微微弓起,做出准备攻击的姿势。


     “我没有什么目的......”被甩开的荧吃痛地柔着手腕解释:“这带山林年年多水,夏日的雨总是下不尽,这冬雪今夜大概也不会停,我是担心你才......”


     “我不需要担心。”

     “可是你穿的太少了,冻坏怎么办。”


      面对荧的追问,少年冷淡地别过头,似是不想将对话继续下去。

     “无碍,我不会冻坏。”


      这话讲得分外自信,可荧分明见他身子都在发抖。


     “你这人,小小年纪就学会逞强了!”再好的脾气也经不住现在的情况,少女秀气的眉毛一蹙,张口欲斥少年这幅好赖不清的态度,却不自觉地在目光再次触及到少年身上严重的伤口时软了语气:“.......那你至少披上这个。”


       她解下自己的披风,连着那包肉干一起递过去:“这个也给你。”


       少年没接,径直转身去捡已经落了层薄雪的狼尸,似乎血肉模糊的干冷酸肉对他来讲比荧手中的东西吸引力大得多。受尽哥哥纵容溺爱的荧哪里被这样无视过,当场就被气得脸颊上晕了两抹绯红。


       “都说了这个不能吃!”荧三两步跑到少年前面,夺过他手中的狼尸就往旁边一扔,又抖开披风罩住他裸露在风雪中的皮肤,仔仔细细地系好后才把装了肉干的油纸包塞进他的怀里,娇声道:“拿好,不许扔了啊。你不愿意和我走没关系,但至少不能把自己作死在这冰天雪地里,我明日再给你拿些合身的衣服到这,你如果不想见我就黄昏之后再来把衣服取走,我会把东西挂在树梢上。”


       “......”

       没料到她动作的少年一直僵硬地站在原地任其摆弄,直到荧絮叨完退开几步之后才踌躇地迈开步子,犹豫地走了几步之后,便在她的注视下飞快地窜进树林里消失了。


       雪光晃眼,但荧发誓,她在少年回身的那一瞬瞧见了他泛红的耳尖。

       ——虽然脾气臭,但人还怪可爱的。

      

       总算把东西给出去不至于让人捱不过今晚,终于放心点的荧这么想着,一边冷地按紧灌风的绒袄:“真冷啊......得赶紧想办法弄一套厚实点的男装了。”




04.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转悠了一圈回到营地时已经夕阳尽落,荧刚踏进院门就被一群流着泪的仆役呼啦一下围地严严实实,紧接着就是接踵而至的担忧。


      “小姐您跑哪去了?这大雪天的怎么还不穿披风啊!”   

      “要是要国公爷知道我们让您一个人在雪天去山林里,我们非得以死谢罪不可了!”

      “您想要什么下回让我们去就可以了!小姐可不要再独自跑出去了!受伤了怎么办!”


       面对一张张焦急的脸,已经在第一时间披上新的披风、手里还被塞了一杯热茶的荧用袖子藏了藏被割伤的那只手,无奈地安抚道:“好好好......放心好了,我不会受伤,而且有我在,哥、兄长他不会治你们罪的。”


       哥哥能治他们什么罪?一群人加起来还没她一个人能打,带着他们一起拖后腿她才可能会受伤好吧?

       脑袋里虽然这么想,但荧还是又安抚了几句眼角挂泪的丫鬟,又命人去寻几件厚实的男装后,才重新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和衣睡下。


       掌心被割伤的伤口随着回暖的体温逐渐散发痛意,荧掐了掐伤口隔壁的好肉,不禁想起了白日见到的那个少年。


       也不知他能否靠着那些东西熬过这个雪夜,明天会不会如约出现在相遇的地方。

       如果他不来,她该去哪找她呢?


      突然出现在脑海中的问题让荧也吓了一跳。

      不对不对,她想什么呢?本来二人就是萍水相逢,少年从未向她开口求助过,她想帮他也是自己一厢情愿,如果少年实在不愿,她也没理由强求不是?何故在此忧心她找不到人——好吧,她承认,她其实是好奇少年洗干净能有多好看。


       荧砸吧砸吧嘴,回味了一番白日少年那泥雪也未曾尽数遮掩的、极其符合她审美的漂亮脸蛋。


       要是能看一眼就好了。

       抱着已经跑偏的想法,少女打了个哈欠,沉沉地闭上眼睛睡去。


      ...........



       第二日天明开窗,果然如荧所想,猎场的雪下了一夜,直到现在还未停歇。


       带着狐面的少女坐在铜镜前任丫鬟在身后为她梳妆,白嫩的手指从梨木匣子里捻起一对珠花放在鬓边比量,荧正思索着这发饰是否衬今日的衣服,忽而想起自己昨日的嘱咐。

       她偏头道:“昨日我让准备的衣物都准备了吗?”


       正在给荧梳头的芙春立即答:“都按照小姐您说的尺寸备好了,就在那边的包裹里呢。”

       荧轻轻点头,接着问:“今日主帐那边还是不进山?”


       芙春为荧戴上刚刚放在手里把玩的珠花,摇头道:“不进,大雪下了一整夜,山中的路更不好走了。”

 

       那就好。

       荧松了一口气,只要主帐那些公子哥儿们不进山就不会耽误她的计划。不然她可真要费心想想怎样才能在安抚好少年情绪的同时避开那些脑子里塞满化掉雪花的纨绔。          


       可芙春仿佛看穿了她的想法一样,当荧对着衣柜挑挑拣拣并让她去厨房拿些顶饱的零嘴时忍不住出声怀疑道:“小姐,您不会又要趁着奴婢们去忙的时候溜走吧?”

      “呃。”荧抓着厚衣裳的手一僵,讪讪道:“怎么会,我是想去看看成王府那个小姐 的笑话。”


       芙春瞪大眼睛:“小姐,是宁王府不是成王府!”

       “阿?是吗,不重要不重要!”荧走过去将不放心的芙春推离房间,“你快去拿我的零嘴,我刚让膳房做的,晚些该凉了。”


       “可......”芙春无法,被荧推搡着出了门,走时还不放心地频频回头道:“您可不要再跑了啊,小姐!”


      荧乖乖巧巧地应了声,关门后转头就抓起的包裹利落地翻出窗。


      笑话,她连哥哥的话都敢不听,哥哥派来看顾她的人更不可能管得住她了。

      猫着腰熟练地从冬猎落脚的营地溜走,荧掂了掂分量不清的包裹,满意地走进了山林里。




05.


      那个少年不在。

      

      荧不意外这个结果,毕竟昨天的分别实在是只能说不欢而散,她真正忧心的是少年连他的后半句话也不听。

     “黄昏之后来把东西取走。”


      可这盈盈大雪的山林潜藏着各种饥肠辘辘的野兽,她的包裹里装的也不止是御寒的衣物,更有她塞进去的不少吃食,放在这无人管顾的野外,不到落日就会被闻着香气而来的野兽叼走。


      还能怎办?当然是她看顾着了。

      荧把包裹仔细一放,掩紧自己的小斗篷吭哧吭哧爬上一旁的杉树,选了个被积雪围出小空间的粗枝角落稳稳坐好。


      做完这一切,荧戴起自己的兜帽挡住风雪,准备守包裹待少年。


      下雪的天空灰蒙蒙的,偶尔有几片近乎与背景融为一体的薄云飘过,荧尽力将自己团成一团避风,直到积雪在肩头都落了一层,她才在树下瞥见一抹熟悉的影子。


      看来守包裹待少年的计划成功了。

      荧勾勾嘴角,将自己藏的更深了些。

      

      出现在树下的少年仍旧穿着他那身破旧衣裳,手脚都裸露在冰天雪地,看得荧皱了皱眉,心想她昨儿不是给了他一件斗篷吗?

      少年似在警惕,走路的动作很慢,每几步就要停下来环顾四周,待他终于慢慢吞吞地捱到放置包裹的地方时,雪色已经掩盖了他黛青的发。


      他的目光落到包裹上。


      “......”犹豫再三,少年还是拿起了包裹,又站在原地望着山林出口的方向等了一会儿,才终于在落日的最后一丝余晖中离去。


      荧抖了抖身上的积雪,跳下树长舒一口气:“呼,还好他拿了。”


      有了好的开端,之后的几天荧送的东西就愈发地多了,不再拘泥于衣物和只可以充饥的主食,在少年肯在她来之前就候在约定地点的第二天,荧给他揣了一包自己做的片云糕。


      “尝尝看。”荧捻起一块递到少年嘴边,一双眼睛弯弯地眯起:“我亲手做的,可好吃啦!”

      “......”已经与她亲近不少的少年犹豫了一下,很快就顺着荧的手咬下了那口绵软的糕点,咀嚼几下后吞咽下肚。


      “怎么样怎么样!”少女的眼睛亮晶晶地,期待夸奖之情溢于言表:“好吃吗?”


      少年点点头:“很好吃。”

      荧却觉得他有些敷衍,鼓起嘴巴道:“那你说说是怎样一个好吃法呀。”


      “......抱歉。”听道荧的话,少年低下头:“我未曾尝过如此滋味的食物,给不出什么具体的评价......只能说,很好吃。”


      少女勾起娇嗔的嘴角放平了,荧讪讪地别过头,有点懊恼自己不过脑子的话戳了人家的伤疤。

      她把手里的片云糕全塞到少年手里,小声道:“那我下次还给你带。”

      

      少年没再接话,只是一口一口,认真细致地吃完了一整盒片云糕。


      后来的日子里,荧总会给这个没吃过甜的少年带上各种各样的糕点,少年总是一口不剩地吃完了,他们的对话不多,更多的时间都是在无人的山涧里并肩而坐,少年吃着糕点,荧看着少年。


      就这样,到了冬猎队伍回程的日子,荧与少年再次在林间相见,她给他递上了一盒熟悉的片云糕。

      少年接过,在她身边坐下来打开盒子,小口小口吃着。


      风中只有雪的温度 ,荧托着下巴注视着少年,半晌才开口道:“......我明日就要走了。”

      

      少年吃东西的手一顿,捏着半块片云糕停滞在半空。

      荧试探性地把话说完:“你现在......愿不愿意和我一起走?”


      “......”

      沉默在呼啸中蔓延,荧紧张地揪着衣摆等待少年的回复。


      他的脸在某次被荧用帕子擦过之后已经干净许多,泥雪下遮盖的是一幅清冽中点金雅逸的面庞——确实很符合荧的审美,光是近距离盯着就会逐渐地脸红心跳。


       容貌俊秀的少年停滞了几息,最终在荧慢慢冷却下去的目光中,放下了手里的糕点,轻轻合上盖子。


       答案很明显,又被拒绝了。

       得到难过又不意外的结局,荧松开了被自己攥地皱巴巴的袄摆,别过头不肯让少年发现自己眼角因委屈泛起的红意,她竭力营造着善解人意的语气,用软软的音调像平常那样说道:“那至少......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我想记住你。”


       “......”

       “好吧,如果你不想说就算了。”


       三番两次的拒绝终于让小姑娘薄薄的面皮支撑不住,荧咬了咬唇,赌气般站起身面向林外作势要走。


       她哑着嗓子:“虽然已经和你说过好几次,但大概是最后一次了,我叫荧。”

       少年还是不说话,仔细回想来,他甚至一次都没有叫过她的名字。

       ——又不是不会说话 ,说声名字有那么难吗?


      越想越委屈的荧绞紧袖口,终于在耐心耗尽后,剁了剁脚带着气离开山林。

     “我叫荧,你愿不愿意记住我随便吧!”


      少年没有跟来。

      荧更气了,咬牙加快了刻意放慢的脚步,像是逃离什么一样快速离开了森林。

      ——反正明天她一走,就彻底结束了。


      荧气冲冲地回到营地,连原本想在冬猎的结束宴上找宁王府小姐不痛快的事都忘了,蹬下鞋子扑到床铺里,大骂自己真是活久了被个小少年迷得团团转。


      只是令她没想到的是,荧忘记去找宁王府小姐的不痛快,人家却主动来给她不痛快。


      火是在半夜烧起来的,冬日天干物燥,临时搭建的木房一点就着,当荧从睡梦中咳醒时,真的差点火烧眉毛。她本身就不高兴,如今更是气得骂人,骂不知道宁王夫人是生产时是忘记给她姑娘带脑子还是多塞了几个胆子,敢来动她,是真真不怕自己把整个宁王府给坑死。


      但气归气,骂归骂,荧是没打算今日死在这儿的。

      她左右环顾一圈,瞄见还没来得及烧起的房板准备破屋而出,手中的剑续起剑意,火海中的少女屏息凝神,正要举剑出手——


      “轰!!!”

      ——是风。

      ——是从未见过的大风。


     不知从哪而来的飓风席卷了火焰,刚刚还在肆意叫嚣的火舌如今全部都被困在了坚固的风墙中,耳边嘈杂着各种声音,有哭喊尖叫,有风声猎猎,有火星噼啪,还有......


     “荧!!!”

     不知是不是心念着的人会格外灼眼,荧顺着呼喊的声音望去,只见被风墙割裂的漫天大火中,身如青松的少年满脸焦急地奔跑而来,那双明澈透亮的眸子里终于不再是警惕和冷漠,在烧透的半边天里,青发少年的眼角有不知是否为烟尘熏出的莹光。 

 

     “荧、荧,荧!”


     少年边跑边喊着她的名字,喊她原来期盼着的名字,一声比一声坚定,一步比一步焦急。


     “荧!”

     当终于来到面前,少年却没有停下,他伸手牢牢地、甚至是有点不合时宜地抱住了少女,沉默寡言的人还在不断叫着她的名字,荧下意识地回抱了他,嗫嚅着重复我在,我在。


     今夜注定不再是平凡的夜晚,少女种于风雪的种子在火焰的焚灼下击碎少年立于心间的最后一层硬壳,寒夜月影滔滔,雪中火光漫漫,花于所有会至他于死地的环境里孤注一掷的绽放了。


     从此,春日百花到冬夜风雪,有她,唯有她。


—未完待续—


———————————————

明天或者后天还有一更。


小剧场:

荧: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走?

魈:(沉默)【她是不是也是为了利用我?】


荧: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名字?

魈:(沉默)【没有属于自己的名字。】


荧:你叫我名字,你喜欢我。

魈:






评论(90)

热度(4064)

  1. 共18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