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滚滚

重铸乙女荣光 圈圈身先士卒。
爱发⚡️:圆滚滚
🧣:圆滚滚的小圆
人类是为了恋爱和革命才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
我永远热爱我所热爱的。

【魈荧】我养成了一位占有欲爆棚的少年仙人(7)

🌟鲜衣怒马大小姐x被捡来的护卫少年


🌟有私设




目录:

(1) 

(2) 

(3) 

(4) 

(5) 

(6) 





21.


“他叫钟离,在你们的世界里,他的名字是摩拉克斯。”


荧认为不会有人没听过这个名字。



毕竟,摩拉克斯可是璃月传说中代表契约的神明。

在史书和神话的记载里,身为契约之神的他被文字形容成绝对的无人能敌。所有在战争里与他举兵相戎的对手,全部都长眠在了如天弦之箭般的岩枪下。



他是当之无愧的诸神之首,用这可覆天地的力量创造了人类历史的开端,抬手造玄岩遮天蔽日,以一己之力划分人与异族的界限,并帮助他们建立了最早的邦国文明。他传授他们知识、礼仪、廉耻......时光过隙,当年林立的邦国经历数次混战与吞并后,最终到达了大一统的阶段,人皇登基称帝,建立如今的璃月国。



而在这段历史洪流中销声匿迹的摩拉克斯,依然是璃月人民心中无可撼动的信仰,他们全身心信奉着这位一言九鼎、把人类从洪流中引入正道的契约之神,于是也将契约精神深深刻入璃月的血脉之中 。



人间尚且如此,在远离人类城邦的那个世界里,想必他的名字也是如雷贯耳般的存在。

荧的思绪从坊间对于钟离的传言中抽离,注意重新落在面前沉默的少年身上,略微紧张地等待他的反应。



——他会怎么样呢?质问她,问她为何知道他是仙人然后逃跑吗?还是惊慌恼怒,失去她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信任呢?


似乎哪种都是不好的结局。

不过那也无妨,只能说明她看走了眼,看错了人,没什么好怨的。

少女言不由衷地安慰自己。



屋内陷入寂静良久,两人谁都没再开口说话,只有桌案上排排摆开的精致糕点继续散发甜香。


荧闻着这个味道也觉得等的肚子有点饿,犹豫要不要拿块点心边等边吃,刚伸手要去拿离她最近的桂花糕,就听见面前的少年忽然轻声开口了。

“你想让我去吗?”



怎么,她想他就会去吗?

荧突然想起刚刚金鹏离开时说的话。

【我永远不会做令你为难的事。】

......糟糕,这意思,好像还真是只要她开口他就会去啊!



“这......”荧有些为难,她不想在这种事情上以自己的意志左右他的决定,可又觉得他既然是仙人,见钟离先生一面绝对是百利无害的。

两厢纠结之下,她最终决定还是实话实说。

荧清了清嗓子,斟酌着开口:



“那个......我其实是想你去的。”

“那便去。”

“毕竟钟离先生比我们懂的.....等等你别答应这么快啊?!”


听到不假思索的回复,荧未出口的所有话都戛然而止,她顿了顿,用一种果然如此的眼神望向金鹏。

对方微微歪了下头:“答应了,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了好吧!

听到她突然知道他异族身份后没有质问没有惊慌也就算了,甚至连疑惑与不解都没有。她提出让他去见钟离也直接应了,就像......


荧的眼神与金鹏对上,身姿挺拔的少年眸子里别无它物,满满映出她的影子。


就像其他东西对他来说一点儿也不重要,只要她想,只要她开口,他什么会点头一样。



她被这眼神望地怔忡了一下,才开口道:

“你就没有想问我的吗?”

“没有。”


“你知道摩拉克斯吧?”

“嗯,消失的岩神,没人不知道。”


他面色平淡地点头,挑红的眼角与他的神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荧看着他镇定自若的样子,忽然起了坏心思。


“......既然你也知道他消失了。”她支起胳膊,上身向金鹏的方向倾斜,“你不怕我说谎吗?”

她半垂下睫毛,眼底神色倏然变化。一扫平日娇憨柔软的模样,未施粉黛的眼角沁满宛若桃花的春意,她伸出手,撩起身型骤然僵硬的少年耳边的一缕鬓发。

“比如......看你长得好看,才找借口把你骗走卖掉换漂亮首饰之类的?”


被卷在拇指与食指间的黛青色发丝被人精心打理过,但摸起来仍有几分涩意。那是长期虐待和营养不良造成的后遗症,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养回来的。

目光顺着发丝往上,划过下颌到微红的耳尖,最后到他的脸。少年脸颊通红,连浅粉的唇瓣都比刚才红了几分,他舔了舔干涩的唇瓣,伸手握住荧牵着他发丝的手腕,缓缓贴近他的脸颊。

“我信你。”

纤长的睫毛垂下,金鹏还是不大习惯如此亲密的触碰,他几乎用尽所有的力气忍住羞怯才堪堪维持这个动作,尽管如此,荧的手心与他的皮肤还是有一段距离。


“......”完了。

荧抽回手,苦恼扶额。

明明只是想逗逗他,怎么感觉像看到了一只露出柔软羽毛的鸟宝宝?他人设是不是崩了?


“那我都知道你是仙人了,你不惊讶?”


看着荧因语塞微微鼓起的脸颊,金鹏眼中染上一丝笑意,回答道:“你的兄长既然能看透我的身份,那么认识早已消失的岩神听起来也没那么荒诞。”


他之前暗自发誓不要让荧察觉到自己的身份,其实更多的是不愿意让她知道自己的那段过去,身份之事倒是次要,只要不让她发现自己......

想到已经有点陌生的过去,金鹏暗了暗眼睛。



“可这两者的差距还是有点儿大的吧......”荧垂下脑袋,对他完全超出意料之外的反应有点儿失落,“你看起来也太冷静了。”



“我说了,我相信你。”少年将荧刚刚看中的桂花糕推向她。

没能实现逗弄的目的,荧悻悻坐回原处,顺手捻起一块细细地啃。


“尽管你相信我,我也有必要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你。”


荧抿了一口茶,在寂静中重新开口。


“其实......”




22.



第二日清晨,荧带着金鹏与空一起进宫了。


他们的马车并未和其他大臣一样停留在宫外,而是直接进入了宫门,行驶在森严曲折的皇城中。他们一路格外顺畅,除却空半路离开去上朝,当车夫停稳马车示意荧可以下车前他们一次盘查都没遇到过。


“到啦。”荧伸出脑袋看了眼窗外,扭头对身边的人道:“我们走吧。”


“嗯。”金鹏点点头,在荧之前率先跳下马车,向带着面具的少女伸出手:“我扶你。”


两人一齐跨进殿门,入眼便是一处修缮别致的园林,团团锦簇的花朵鳞次栉比地绽放,一座几米高的假山上,有小瀑布湍流而下,顺着石块凿刻而成的河道蜿蜒远去,一栋九曲回廊悠然穿行于百花与溪流之间,连接庭院与宫殿更深处。


他们继续顺着路走,直到回廊尽头,却没路了。

一堵望不到头的石墙堵在面前,百花仍在盛开,顺着墙壁蜿蜒而上,同样不见终点。


“怎么回事。”金鹏皱起眉头。

“一点障眼法啦。”荧伸出手,覆在墙壁上:“毕竟这里是皇宫,想要隐居总要小心些。”

“我要开始了,有点晃眼,你闭一下眼睛。


光芒散去,金鹏睁开眼睛,眼前已经换了一副画面。


坚硬的石墙与漂亮的鲜花全部消失不见,面前的土地广阔无垠,他们立于一处水潭中的礁石上,感受清风吹徐,水波不兴。

距离礁石不远处有一座湖心亭跃于水面,仔细看去,那湖心亭中好像有个影子坐于桌案旁,只是水中雾气弥漫,看不太真切。


那应该就是岩神摩拉克斯了。

金鹏眯起眼睛,总觉得那身影看着有几分眼熟。

他在哪见过他吗?


“钟离先生!我们来啦!”

不等金鹏想起来,身边的荧已经如离弦之镜般快速窜了出去,他精神一紧,随之快步追着她跃进湖心亭。


待他站定,被水雾遮挡身型的男人终于露出了全貌。

他生的清俊,长发轻束,正端着一杯清茶独自品茗,茶水冒出的热气缓缓向上,淌过高挺的鼻梁,将他珀色的眸子氤氲几分模糊。


“你来了。”

听到声响的他抬眼,对面前的荧露出笑容:

“好久不见,朋友。”


顿了顿,他又将目光转移到她身边的人身上。

“好久不见,金鹏之后。”


............



“原来你们认识呀。”围坐在湖心亭的桌案旁,荧小口啜着从钟离手中讨来的茶。

钟离点点头:“璃月边界之外,一面之缘。”


“他能在璃月之外的地方见到您,那可真是不容易。”荧感叹了一声,就听见钟离又道:


“你可知,我们是如何碰见的?”

“怎么碰见的?”



钟离看了一眼金鹏。

金鹏立即明白了他眼里的意思。


他是在询问他是否已经将他过往那段被操控、被虐待到生不如死的日子告诉了荧。

【如果你不告诉她,那就由我来说。】

感受到钟离目光的金鹏深深吸了一口气。


“......我来和你说吧。”




23.


他其实不想把那段日子告诉荧,哪怕她已经知道他是仙人以后也从未打算过。

因为太肮脏了,他怕她......

怕她听了之后就不要他了。



他从出生起就没有名字,唯一一个代号还是仇人给的,从他拿得动枪那一刻起,他就沦为了仇人手中一把行尸走肉的武器。

一个又一个目标倒下,枪缨上从未干涸的血迹有的来自妖怪,有的来自他的同族。他们憎恶他、质问他、诅咒他,恶意在夜里如影随形,撕扯他满目疮痍的灵魂,钻入他的骨髓与血肉,渗透的他千疮百孔,早就担不起仙人二字。



他从未自由过,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或许只是因为不想死,于是痛苦的活着。

可是现在.......



他闭上眼,脑海中闪过一帧一帧影像。

【“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走?”】

【“那至少......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我想记住你。”】

【“没关系,给你牵。”】


可现在,有个人,让他第一次有了活下去的冲动。

——他不想被抛弃。



“直到他被野心吞噬,举兵攻打璃月国,我作为他最趁手的武器,也跟着上了战场。”

“我在战场上遇到了摩......钟离大人,他杀掉了大妖,并且为我解开诅咒。”

讲到最后,金鹏不敢看荧,将头深深低了下去。

“之后我脱离了他的控制,但是却被以前在他手下时结下的仇家追杀,不得已躲进了璃月国,之后就遇到了你。”



讲完最后一句,金鹏冥冥之中似乎感受到一把一直悬在他头顶的剑终于刺下来了,直直插入脊髓,痛彻全身。

她知道一切了。

他绝望的想。



本来他抱着侥幸的心里,以为荧就算知道他并非常人也没关系,只要他不说,她就不会知道自己曾经是个满手鲜血的夜叉。

可他没想到,钟离就是那个当初救了他的男人,还这样果断地逼着他将真相说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样?



被戳穿最大秘密的少年仙人忍不住望向径自喝茶的男人,目光难掩不解。



可钟离像没感觉到金鹏投来的目光似的,他轻抿了一口茶,对刚刚开始就一言不发的荧说道:“如何?现在,你还想让我为他取一个名字吗?”


轰隆!

金鹏的心口一紧。

名字。



是了,名字才是他们今天来到这里的目的。

那日他同意与荧一起来见钟离,一番插科打诨之后,荧严肃地对他说了她想让他来找钟离的真正原因。


“我想让钟离先生为你取一个名字。”少女眸光灼灼,“哥哥同我讲了,名字对你们来讲很重要也很有讲究,取不好的话很容易被旁门左道利用伤害,我和哥哥都不大懂这方面的知识,思来想去,只有钟离先生最合适了。”

“无妨,我不在意这些,你给我起也可以。”

“怎么能让我起呢!这是很重要的事情欸!”

“好啦好啦,那我们明天一起去吧~我明天早上来找你!我要当第一个叫你名字的人!”


..........

昨日种种都还历历在目,他昨夜甚至真的期待了一下他会获得的名字。

可现在,一切都不确定了。


沉默在三人中蔓延了良久,金鹏愈发地焦躁不安起来,反倒是钟离继续慢条斯理地喝着茶,又等待了几分钟,荧终于开口了。



她眼圈红红的,带着哭腔。

“......我记得,我们的【契约】中,没有【他的过去】这一条吧?”

“没错,你与我之间的【契约】仅仅是我帮助你为他取名而已。”

“那为什么要这样。”

“因为,虽然我们的【契约】里不包括这一条,可和你兄长的【契约】中,让你知晓他的来历却是最重要的一条。”



“是哥哥......难怪。”荧喃喃一句。

“他也是想让你知晓事情全貌之后再做决定。”

“我知道。”

“那你的选择呢?”



听到这句话,一旁的金鹏倏然绷紧身子。



“我的选择......”荧知道,哥哥这样是已经默许了她可以选择给他名字让他留下来,只是害怕她接受不了金鹏的身世,想用自己给她多制造一条退路罢了。


可是......


“给他......”顶着二人的目光,荧坚定地开口。

“给他取个名字吧,钟离先生。”



随着这句话出口,一旁紧张了半天的金鹏终于骤然放松下来,他刚刚在高度紧张的状态下忘记了呼吸,眼下一松,顿时倒抽一口冷气。

“嗬——”



荧闻声看了他一眼,见他一副紧张未消的样子,冲他软软的笑。



——可是她知道了之后,更不忍心放开他了啊。



“即是如此,那好。”

钟离听罢微微点头,伸手拿起备在一旁的毛笔,在砚台中蘸了蘸,提笔道:


“他遭过身不由己之难,应取异邦之名。”


墨迹勾勒笔锋,狼毫在宣纸上游走,发出窸窣声响。


“历经苦难,仍不失本心,不如就叫——”


笔走龙蛇,最后一横落下,荧凑过去看,低声与钟离一起念出了纸上的字。


“魈。”

“魈......”




———————————

圆圆:我们魈宝终于有名字了!好!(擦眼泪)


谁能拒绝毛茸茸的鸟宝宝呢!!!







荧:(喃喃)原来哥哥还背地里藏了一手。

魈:太坏了,准备拿眼睛去瞪jpg.



评论(51)

热度(1865)

  1. 共5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