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滚滚

重铸乙女荣光 圈圈身先士卒。
爱发⚡️:圆滚滚
🧣:圆滚滚的小圆
人类是为了恋爱和革命才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
我永远热爱我所热爱的。

【魈荧】我养成了一位占有欲爆棚的少年仙人(9)

🌟鲜衣怒马大小姐x被捡来的护卫少年


🌟有私设




目录:

(1) 

(2) 

(3) 

(4) 

(5) 

(6) 

 (7)  

(8) 

 

 

26.

 

 

在璃月国最会做生意的岩王爷的促成下,双子还是和他签订了守护璃月国的契约,一守就守了几百年。

后来,哪怕契约上约定的时间早已过去,他们还是选择继续留在了这片熟悉的国土上,见证一代又一代七星的成长。

 

 

这几百年中,璃月国找到了自己的发展方向,人治的体系趋于成熟,隐居的岩王爷大部分情况下都可以甩手清闲,只有偶尔有过于棘手或来自人类之外的威胁时,他才会约双子来喝茶,决定这一次他们三人谁出手。

 

 

为了防止被人发现几代镇国公兄妹一直是同一个人,双子带上面具掩盖真容,钟离则在他们合适的年龄施展障眼法,让外人看来他们和普通人一样长大变老,并且用元素造物在有需求的时候扮演双子的【父母】【孩子】【夫妻】等等角色,方便他们交换身份。

 

 

兄妹两人都懒得演戏,干脆让每代镇国公都‘只生一对兄妹’,并且这对兄妹到了年龄就会‘父母双亡,姑姑失踪’,尽管精简到这个地步,连续几代下来,双子参加自己的葬礼也参加麻了。

 

 

有人对此传出奇怪的传言,说国公府底蕴深厚承宠不衰、每一代的国公爷都惊才艳艳的代价就是国公府福厚命薄,人丁稀少。说他们偷了子子孙孙的福气来充盈自己,为了获得泼天的荣华富贵宁愿整个家族都短寿短命,心思可谓毒辣贪婪。

 

 

“虽然传言传成这样,倒是没人怀疑我们一直是同一个人。”荧笑了一下,把已经不暖的汤婆子放到一边:“也算是好事吧,所以我们也没去引导言论,随便他们去了。”

 

 

荧说完这些,笑着等魈的回答。

 

 

她倒是不担心魈会被吓到,毕竟也是活了许久的仙人,她就算不说,他应该也多少也能猜到他们兄妹二位与常人的异样。

 

 

魈果然看起来一点也不惊讶,他盯着荧的脸,声音却略有些紧张:“你们来自异世,那可否还会离开?”

 

 

“这我也不知道。”荧摇摇头:“我们来到这个世界后就再也打不开离开的门了,不然当初也不会留在这个还在打仗、根本不适合旅行的世界。”

 

 

不知道,那就是有可能?

这个答案显然不能满足他,魈动了动嘴唇想问她那如果门开了怎么办,但看着少女的脸,终究没问出口。

 

 

就在这时,一直平稳行驶的马车忽然异常偏离了一下,紧接着车厢顶也传来踩踏的声音,似乎有人落在上面。

 

 

“——小心!”魈立即脱离思绪伸手护住荧,少年微弓着身子挡在少女面前,锐利的金眸扫向声响传来的地方。

魈冷声道:“谁?”

 

 

“......”马车外没人应话,就连驾驶的车夫也毫无动静,魈又等了几息,不禁皱起眉头。

刚刚那人落在马车上的动静不轻,坐在外面的车夫不可能听不见,但却一点声音都没有......莫不是已经被杀了?

 

 

魈不禁紧张起来。

他并未闻到血气,但这里毕竟是皇宫,如果真来者不善,那势必做足了准备不达目的不罢休。

联想到这,魈的下颌绷紧,一手继续护在荧面前,一手悄悄去摸藏在腰间的骨刀。

 

 

......要一击制胜,不能给她添麻烦。

 

 

就在魈的手握住骨刀时,一只小手忽然从身后拽了拽他的袖子

荧开口:“魈。”

他疑惑地投去目光,只见少女往前窜了窜身子,一颗小脑袋凑到他手边。

她说:“你别紧张,是我哥哥。”

 

 

魈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在说谁。

哥哥?镇国公?

对了,他们早上好像是和镇国公一起来的。

 

 

荧话音刚落,车厢上又传来一阵响动,紧接着马车的帘子哗地被掀开,像是应证荧的话,一个冒着寒气的身影窜进马车。

 

 

有几片簇成小团的雪花跟着他飘进来。

 

 

魈默默地放下骨刀坐回原位。

 

 

“你们谈完了?”空的发丝上也落了不少雪花,一边抖雪一边脱下微湿的披风,目光在魈的脸上停了一下,随即语气如常地向荧道:“怎样,可还顺利?”

 

 

“很顺利。”荧点点头,开心地指着魈道:“哥哥,钟离先生给他取名啦,叫做魈,单字一个魈。”

 

 

“魈。”空挨着荧坐下,嘴里跟着念叨了一遍,倏然露出笑容:“倒也贴切。”

他换了个坐姿,由偏向荧变成严肃正经的正坐:“饱经苦难,往后便没有苦难了。钟离先生起这个名便是认可你,我既信得过他,那往后也信得过你。”

 

 

他向魈伸出手:“今日擅自定下契约的事情,我向你道歉。”

 

 

这句话说的利索又痛快,听得一旁的荧忍不住瞪大双眼。

天要下红雨啦?

她还以为从空以往在她面前的那些异性的态度来看,他打死也不会承认呢,所以她才会和魈说那些话。

今天这么痛快就道歉,这可不是他的性子。

 

 

荧悄悄侧目撇了一眼空,只见对方笑容得体,和上次把那位企图将闺女塞给他做老婆的倒霉大臣气晕时一个表情,得出结论。

——多半有诈。

 

 

“......”魈犹豫了一下,到底不好拂空的面子,伸手握住。

果不其然,空立马收紧手掌,藏在袖下的青筋根根暴起,仿佛使出了洪荒之力。

“......?”魈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不解。

 

 

他握这么紧做什么?手不疼吗?

如果魈也曾和空荧二人旅行,那他大概就会知道,在某一个世界的国家里,有一个词叫做下马威。

该词泛指一开始就向对方展示自己的威力,使用场景包括但不限于岳父岳母见女婿,闺蜜见姐妹男朋友,以及妹控兄长见妹夫。

他们的情况属于第三种,空已经暗搓搓在荧能接受的范围内行动数次。魈虽然不知何为下马威,但也能感觉到荧的这位兄长一直不怎么喜欢他。

 

 

噼里啪啦。

空气中好像有雷电交汇。

空又保持了一会儿,发现魈是真的没反应,又在余光中瞥见紧张到小脸通红的荧,顿了顿,最终还是卸掉力道。

 

 

随着两只交握的手缓缓松开,一并松下的还有荧担忧的心。

貌似结、结束了?

太好了!

 

 

但荧胸腔的一口气还没叹出来,就见空扬起了一个更为灿烂的笑容。

?好像又不太好。

她心中一个咯噔,涌现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空开口了,笑得如沐春风。

空:“既然相信你,那你就是自己人了,给你在国公府安个侍卫的身份多少有些低了,所以我想了想......”

他顿了一下,松开握住魈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兄友弟恭的模样。

“我想了想,我们现在对外宣称的年纪实在不适合收一位义子,所以不如我们今天就结拜为兄弟,让你与荧义兄义妹相称吧!。”

 

 

魈:“......”

荧:“......”

 

 

原来打得这个算盘。

兄妹多年,空一张嘴荧就知道他后面十八个弯弯绕绕的目的是什么。但她没想到空豁出去到这个份儿上,看来魈的存在真是让他危机感倍增。

只是.......

 

 

荧说:“哥哥,璃月法制并没有禁止义兄妹谈恋爱。”

空一惊,落下的手凝固在魈肩头。

 

“......”

足足十秒,他才喀喀喀地转过头,抖得像只被拆了下巴的机关鸟。

 

 

空满目震惊:“怎么可能!我看了话本子的,侍卫和大小姐可是热门CP!但骨科全都BE了啊!”

他用手比划了一下:“就那个什么,《冷面护卫爱上我》《囚爱》《落跑千金》!”

荧:“那是我书房里话本子的结局,上个世界带来的。”

 

 

空还不死心:“义兄义妹,当真不坏名声?”

荧目光怜悯:“哥哥,醒醒,我们不在乎名声。”

 

 

“啪唧。”

空眼睛里的光碎了。

 

 

 

 

 

27.

 

 

空的算盘还是落空了。

 

 

马车颠簸着驶出皇宫,荧和魈一人捧着个汤婆子相对而立,身边还半躺着个生无可恋的空。

 

 

直到回到国公府,空还没从打击中缓过来。

 

“我傻,我真傻。”

“我本想着拜了把子,就能把还未燃起的爱情小火花扑灭,但我没想到那是上个世界的书,更没想到你居然把他们收在书架上......”

 

 

荧实在看不下去,连哄带骗地撒娇说晚上一起用膳才将将哄得他愿意下车,下人们急忙拿着手炉和伞簇拥过来,荧抱着新的手炉站在伞下,余光撇到了跟在她身后半步的魈。

 

 

少年的披风还挂在臂弯,那身衬得他如仙如鹤的圆领袍在雪地中更好看了,荧忍不住勾起嘴角,再次在心中赞叹自己眼光好。

 

人和衣服都是。

 

上台阶时为魈撑伞的丫鬟不小心脚滑,少年伸手扶了一把,惊魂未定的小丫鬟煞白着小脸向他道谢。

魈淡声道:“不必。”

少年音色清冽,小丫鬟听了不禁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快速把头低下去,随着魈的步伐继续往门内走。

两人虽然没再说话,但小丫鬟继续给他撑伞时明显贴的比刚刚近了许多。仔细一瞧,她埋在发丝下的耳尖也红彤彤的。

 

 

嗯,看来有眼光的也不止自己一个。

看到魈直接跨大步避开她的亲近,荧在小丫鬟由红变白的脸色中忍不住勾起嘴角,同时又在心里盘算着。

干脆给魈也做个面具挡挡麻烦吧。

 

 

唔,对了,还有自家哥哥,今天一天的事儿她还没找他算账呢。

 

 

 

 

28.

 

 

晚膳的时候,荧如约来到了空的房间。

 

 

“荧!”

空看到荧进来时眼睛一亮,但嘴角扬起的笑容还未到达峰值,就在目光撇到第二个身影时落了下去。

他撇嘴道:“你怎么把他也带来了。”

 

 

“毕竟哥哥又没说只许我一人来。”荧笑吟吟地答话,在空幽怨的目光里引魈在桌旁坐定。

 

 

他本以为荧把他带来就够了,但没想到这只是个开始。

接下来的十分钟里,空眼睁睁地看着妹妹从食盒中取出一副备用碗筷,用素白的小手盛了满满一碗米饭放在魈面前,然后拿起公筷,把桌上所有口味清淡的菜夹了一遍。

 

 

空:?

妹妹夹菜的特权明明原来只有他的!

 

 

荧又从空面前的盘子里夹走了糖醋排骨。

空:???

等等,如果只有清淡小菜也就算了!怎么还夹他最喜欢的那道糖醋排骨?还夹了整整五块!

糖醋排骨也不清淡吧?!

 

 

空忍不住为他的糖醋排骨出头:“荧,我也爱吃糖醋排骨......”

 

 

荧瞥了他一眼,不咸不淡道:“哥哥方才不还要和魈兄弟相称么?既然是兄弟,吃你几块排骨怎么了?”

 

 

兄弟二字咬的极重,明显是在暗指他下午颇为幼稚的行为。

可那才哪儿到哪儿,他叱咤朝堂的时候用的手段可比这杀人诛心多了。

虽然钟离先生那一招......确实有点损,但他也道歉了!

所以怎么能抢他的糖醋排骨呢!

 

 

呜呜,空空委屈。

空眼巴巴地看向荧,但此时自家妹妹眼里只有他那个‘便宜兄弟’。

 

 

烛灯的暖光下,少女拖着脸颊侧头看向吃相斯文的少年仙人:“魈,你觉得哪道菜最好吃?”

被问到的魈停箸思索了一下,指了指某盘菜“那个吧。”

 

 

荧看了眼:“那是......桂花糖藕?你喜欢吃甜的呀。”

“不。”魈摇摇头,倏然勾起嘴角,眼底露出怀念的目光:“我的口味并无偏好,只是这道菜让我想起了你曾经给我的片云糕。”

“这简单呀,明日我......”

 

 

“——停停停!”眼看着气氛就要往奇怪的方向肆意狂奔,空急忙插话打断了两人:“你们等一下!”

他还在这呢!

 

 

荧眯起眼:“嗯?哥哥,怎么了?”

“.......”刚刚燃起的气焰消失的无影无踪,金发少年垂头丧气地低头戳面前的米饭:“荧,我错了,你别生气了。”

荧没说话,空挣扎了一下,别别扭扭地转头,又向魈的方向开口:“那个......之前的事情是我不对,之后不会再发生了。”

魈眼眸微阖,伸手将糖醋排骨的盘子往空的方向推了推:“你也只是担心荧,算不得为难。”

 

 

这意思就是和解了。

 

 

“这才对嘛。”荧终于不再笑得阴阳怪气,也跟着夹了一筷子空第二喜欢的小炒:“来,多吃点。”

终于揭篇的空扒拉了一口饭,不情不愿地嘟囔着:“你以前只给我夹菜的,也不会把我的糖醋排骨给别人。”

“诶哟,好大的醋味呀。”荧放下公筷,捏起一块南瓜酥递到空嘴边:“快来,吃点甜的中和一下。”

 

 

哼,他是一块南瓜酥能哄好的人吗?

他是。

空嚼着奶香浓郁的南瓜酥想。

 

 

三人在荧的端水夹菜法下终于把饭的七七八八,空最先放下筷子漱口,魈则把最后一块南瓜酥拿给了荧,荧瞧了一眼他捏着糕点的修长手指,趁空转头吐漱口水时直接张嘴将南瓜酥衔走。

 

 

“!”魈的胳膊抖了一下,他看向荧,眼中犹疑不定。

荧眨了眨眼,对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嘘。”

他耳尖腾地红了,嘴唇抿紧,微微点了点头,眼神却蹦出几颗零碎光点,眨呀眨呀追着面前的少女。

 

 

“?”空结束漱口时就看两人眉来眼去的模样,脑海中那根弦顿时警觉起来:“你们干嘛呢?”

 

 

“没干嘛。”荧放下手,咬着南瓜酥站起来准备跑路:“饭都吃完了我就走啦,还想回去喝两杯茶呢。”

“等会再回去。”空擦擦嘴:“有正事。”

“喔。”荧又坐了回去:“什么事儿呀。”

 

 

见两人要谈话,魈自觉地站起身要走,不想刚走出两步,空抬了抬眼皮,忽然道:“你也留下吧,也没什么不能听的。”

 

 

魈脚步一顿,回头时露出了一个极其迷茫的表情:“?”

那表情很明显,空用钟离的摩拉保证那是一个大写的【你没事吧】

 

 

他一下子跳起来:“你这个表情看我干嘛!”

“没。”魈摇摇头,坐回原位:“就是这话从你口中说出......略感新奇。”

“噗!”荧一口茶水差点喷出来。



——哦豁,魈宝,你变了。

——你居然也会阴阳人了。 

 


空一脸不忒,别头嘁了一声:“你得到了钟离的认可就代表你可信,我虽看不惯你,但也不会是非不分,况且这事儿......”

他想到了什么,语气变得咬牙切齿。

“况且这事儿,还得你帮忙。”



—未完待续—




———————————————

小剧场:


(1)

荧:我要给你也做一个面具挡住你的盛世美颜!(死死扒住jpg.)

魈:你……你最好看(脸红)。




(2)

空空:怎么能抢我的糖醋排骨呢(空空难过jpg.)

荧:哥哥乖,佩奇是人类的好朋友,怎么能吃佩奇呢。



(3)


空:怎么可能!骨科怎么可能不会be!说好的不会过审呢?!

荧:哥哥,醒醒,这是在lofter。



(4)

荧:魈,你在看什么?

魈:你书架上的书。

荧:什么书啊我看看…《冷面护卫爱 上我》??

荧:………

荧:魈!!!!不要看了快放下!!






还有人在看这个系列吗(探头)



评论(127)

热度(1982)

  1. 共7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