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滚滚

重铸乙女荣光 圈圈身先士卒。
爱发⚡️:圆滚滚
🧣:圆滚滚的小圆
人类是为了恋爱和革命才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
我永远热爱我所热爱的。

【未定事件簿】陆景和 生病

⭐圆圆的国乙游园会。第四棒


⭐陆景和




01.

 

如果重来一次,你绝对不会再自信的认为,自己可以战胜着凉下的生理痛。

 

“现在知道难受了?”推门而入的陆景和看到你蜷在被子里的可怜模样,语气却微微发硬:“律、师、姐、姐,如果不是我今天给你打视频电话发现你脸色不对劲,我还不知道你有这么大的本事。”

 

“下次不会了......”

 

他走到床边坐下,轻轻揽着你的肩膀将你的头从被窝挪到他腿上。修长温热的手指拨开散落的发丝,看着你因疼痛而苍白的嘴唇,陆景和终究没把严肃的面具维持下去。

 

伸手将被子往上拉了拉给你裹好,破功的和印小少爷半是撒娇半是埋怨:“姐姐,那份文件就那么重要吗?比你的身体还重要?”

 

陆景和的眼睛总是波光粼粼,带着少年人一般的生机与光彩,你面对那双眼睛时也总是恍惚,这样一个浪漫狡黠,又有点儿艺术家孤独气息的人,他的肩膀上居然真的扛起了名为和印的庞然巨物。

 

明明他这个年纪这个身份,应当更自由、更快乐才对。但是他没有,他做的更好,更多,以至于这样强大的人因你露出心疼的表情时,很想让你立即给他一个拥抱,然后告诉他没关系。

 

可是不行,你肚子痛到连多动一下都冷汗直冒,只能把头埋在他的腹部,小声嘤咛。

“很重要......”

 

那份文件是和印一个重要专利官司的关键性证据,直接关系到和印下个季度20%的营收,如果出了岔子,可想而知陆景和在董事会中的日子会有多难过。

 

哪怕他是陆家的二少爷。

 

你不能让这件事在自己的领域出岔子,所以才在证据到手的第一时间将它送进律所的保险柜,连中途下雨都顾不上。

 

虽然淋雨后也因为生理痛给他添麻烦了......

 

你觉得自己回答的没错,可是好像不是陆景和想要的答案。

 

“不,不对。”他否定道,声音像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腰侧突然传来压力,眼前一花,你反应过来时已经被陆景和从被窝里彻底提出来,面对面地坐在他怀里。

 

灼热的掌心覆盖在你冰凉的指尖,通过亲密无间的距离,你看到陆景和的眼中有火花崩裂,摇曳眸光中,奇怪的情绪化作丝线,似乎要紧紧地将彼此的心脏缠绕想贴才肯罢休。

 

“姐姐,你说错了。”他将距离拉的更近,独属于陆景和的冷香扑面而来,呼吸打在耳廓,酥酥麻麻的痒意从耳骨爬到脊背,令本就没多少力气的你在他有力的怀抱中几乎化成一滩水。

“不重要,姐姐,在你面前,没有比你更重要的东西。”

 

略带沙哑的声音和彻底贴在耳朵上的触感彻底将理智的防线击溃,吻能传递的不止情感,还有彼此的体温。

 

直到你冰凉的指尖都恢复正常温度,陆景和才放松了扣在你后脑的力道。

 

分不清耳边是两人谁的心跳如雷轰鸣,血液沸腾奔涌,好像连腹部的坠痛都缓和了一点。

 

身体的疼痛消失后,取而代之的就是与之对抗而产生的疲惫感。

陆景和躺在你刚刚趟过的地方,你则整个人都趴在他的身上困的迷迷糊糊,呼吸起伏间,你听到他几不可闻的低语。

 

“生意场上失败一次,我可以在之后赢回十倍,二十倍.....但是你,姐姐,你只有一个啊。”

 

“将独一无二的你从他们手里抢到手都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我又怎么敢肆意挥霍......我们之间宝贵的爱呢。”

 

 

02.

 

你这一觉睡得深沉又难挨。

 

生理期淋雨带来的不只是小腹的疼痛,还勾起了平日加班积攒的疲劳,两厢影响下,你居然在后半夜发起高烧。

 

沉闷的坠痛中逐渐出现一股黏浊的寒意,被压在被窝中的四肢每与床单摩擦就会带来一片痛意,到最后,连呼吸都变得滚烫急促,你难受的想醒来,却没力气睁眼。

 

“陆景和......”

挣扎间,你下意识叫出心底浮现的名字。

“陆景和,我难受......”

 

后面的意识更加混沌,你时而觉得自己被疼痛侵占,时而又陷入更沉的睡眠,反复交替几次后,定格在平和下来的黑暗之中。

 

再睁眼时,你觉得身子格外的轻松,只是睡衣都被冷汗打湿了,穿着有点难受,便踩着拖鞋去淋浴间洗了个澡。

 

从热气腾腾的淋浴间里走出来后,你才发现自己的床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摆了一个药瓶架,上面还挂着一瓶已经打空的消炎药。

 

看来昨晚你不只是麻烦了陆景和,还麻烦了一位家庭医生。

 

披上薄外套,你走下loft的楼梯,不出意料地在开放式厨房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陆景和还穿着昨天的那身休闲衬衫,袖口为了方便而卷到手肘,他正在用你的奶锅煮桂圆红枣红糖水。

 

对你而言刚好的灶台显然不适合身高188的陆景和,为了掌握好火候,长腿少年不得不屈腿猫腰站在厨房里,莫名显得有些可怜巴巴的。

 

“姐姐,你醒了?”还没等你主动走过去,陆景和就敏锐地发现了你。

 

你点点头,对他露出一个笑容:“早呀,陆景和。”

他的目光在你脸上停留了一会,见你脸色真的不错,陆景和一直萦绕在眉心的担忧才终于卸下几分。

 

“餐桌上有刚到的早餐,你先吃一点,然后把体温再量一下。”他冲着餐厅努了努嘴,“我这边暂时走不开。”

 

你顺着他的话来到餐桌,果不其然看到了放在岩板桌上的餐盒,但你没有选择直接坐下,而是端着餐盒回到了厨房的吧台。

 

“怎么了?是不是东西不合胃口?”陆景和一转身就看见你将餐盒放在吧台上,顿时紧张起来:“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叫。”

 

“不是不是,我在这儿吃。”你赶紧摇头,拉开高脚凳坐下,托腮笑道:“我是想看看你。”

 

“......”陆景和愣了一下,随即耳尖泛起红晕,半扭过头去小声嘟囔,“我有什么好看的......”

 

“你当然好看啦。”你笑眯眯地接上他的话,“谁不知道和印集团欠娱乐圈一个盛世美颜的小陆总呀。”

 

陆景和整张脸变得通红:“姐姐,你就别拿我打趣了。”

 

他站近了一些,在你还带着湿气的鬓发落下一吻,分不清是撒娇还是埋怨。

 

“我是你的,才不是娱乐圈的。”

 

 

03.

 

果然人长得好看,连后脑勺都会透着帅气。

 

你抿下一口黑米粥,目光不自觉地被面前忙碌的身影吸引。

 

衬衫与西裤很好地勾勒出青年的宽肩窄腰大长腿,你不是第一次看他穿这一身了,但捧着粥看他在你的厨房煮红糖水却还是第一次。

热气蒸腾,空气中弥漫着香甜的味道,你咽下第三个小笼包,觉得有点吃撑了。

 

“还喝的下吗?”陆景和端着碗出来:“要不要先去温着,姐姐你消消食再喝?”

 

“喝的下!”这可是男朋友亲手熬的红糖水,必须喝的下!

 

“那好。”他在你身旁坐下,用手里的碗替换掉你面前的餐盒:“你慢点,小心烫。”

 

勺子舀起一点棕褐色的液体,与红枣和桂圆混合炖煮许久的红糖入口甘甜,小巧光泽的红枣被人悉心去过核,紧挨着漂浮在糖水表面,令人忍不住一颗接一颗地吃掉。

 

见你吃的开心,一旁注意着你的陆景和稍稍放松了僵硬的肩膀。

 

好吃就好......他真的是第一次煮糖水,虽然每个步骤都严格按照教程上来做了,但涉及到你,他心里还真有点打鼓。

 

松了一口气的小陆总总算有胃口吃早饭,他夹起一个小笼包,目光却仍旧黏在你的侧脸上。

 

看着你面色红润地啜饮,他忍不住骄傲的想。

 

哼!!看NXX下次开会的时候,左然再怎么炫耀(其实并没有)他给你做便当的事情!

 

他能做到的他也行!

 

 

04.

 

早餐过后,你本来想回律所上班,却被陆景和坚持按着肩膀躺回床上。

 

小陆总一副没得商量的样子:“不行姐姐,你才刚好一点儿,需要静养休息。”

你躺在床上撇嘴:“可是我已经感觉好多了。”

 

“那是因为你刚打完点滴,又睡了一觉,才让身体有点力气,但如果你打算去上班,恐怕还没踏进事务所的门,就先要被保安的测温枪栏回来。”陆景和为你掖好被子:“所以你啊,就乖乖的再休息一天吧。”

 

“可是......”你还想再争取一番,起码能让你在平板上看看文件也好啊!

 

“没有可是。”陆景和打断了你的话,他扬了扬手机,“我已经替你和左然请完假了,他说开庭准备只差收尾,让你好好休息一周把病彻底养好再回去上班。”

 

你闷闷地把头缩进被子:“要不了一周的......”

 

“如果你肯好好休息,后天你就能元气满满的去上班。”身边微微一陷,陆景和紧贴着你躺了下来,有力的胳膊从腰侧环过,灼热的掌心落在你还隐隐作痛的小腹上。

 

“所以现在,你就在我的怀里好好休息吧。”

 

背后一暖,陆景和将你整个人圈进怀里,在静谧的空间中,所有感官都被无限放大,那颗在胸膛里健康跳动的心脏不断传来咚咚声响,激烈的几乎把他的话都吞没了。

 

他说——

 

“姐姐,答应我,永远不要因为我而受伤。”

“因为伤害你,就是伤害我啊。”

 

他是站在资本顶端的操盘手,在所有对他面临的恶意刁难里,你永远是他唯一不肯放在赌注台上的宝物。

 

因为不是筹码属于赌徒,而是赌徒将筹码奉为冠冕上的顶珠。

 

“姐姐,你一定要记住。”炙热的吻中,陆景和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你是我最后一道底线。”

 





评论(25)

热度(2949)

  1. 共20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