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滚滚

重铸乙女荣光 圈圈身先士卒。
爱发⚡️:圆滚滚
🧣:圆滚滚的小圆
人类是为了恋爱和革命才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
我永远热爱我所热爱的。

【花亦山心之月】星河 藕粉

🌟参赛作品,喜欢的留个心心叭~谁能拒绝赵路老师呢!!





 

(近来书院要考核学子们的茶点手艺,为了不被先生们迫害,不得不挑灯夜战。恰逢星河巡演至宣京前来探望,看着优哉游哉坐在院子里赏月的星河,我不禁起了心思......)

 

星河:你要教我做茶点?

星河:好。

星河:嗯?怎么这种表情,问我为什么答应的这么快?(笑)你觉得为何?

(虫鸣声)

星河:不要蹙眉,告诉你答案就是了(走上前)——因为是你,我永远不会拒绝你任何的要求。

(仓皇后退了一步)

星河:(轻笑)跑什么,脸色这般红,莫不是真信了我的话?

星河:方才是逗你的。我最近恰好在研究一个将奇术与点心结合的新奇术,应你所邀,不过顺水之势。

 

(走了回来)

 

星河:当然不是骗你,引人惊叹的奇术和令人心生欢喜的点心,难道不是绝顶相适的搭配吗?

 

(伴随着虫鸣的脚步声,推门,拿出莲藕放在盆里的声音)

 

星河:你要做藕粉?

星河:南塘九孔粉藕,粉质绵密,最适宜磨浆晾晒做成藕粉......怎么,我知道这些很奇怪?

星河:(笑)倒也没有你说的那般精通,只是恰好熟知南塘藕粉而已。

星河:嗯,是因为喜欢......也可以说,是情有独钟。

星河:用情有独钟形容茶点很奇怪?如若我说的并非茶点呢......没什么,是要将粉藕磨浆吗,我来帮你。

 

(磨浆声)

(浸水揉洗声)

 

星河:淘洗完毕后要沉淀一夜?不用那么麻烦。

星河:很惊讶?我是怎么做到把浮水和藕粉快速分离的——不可言说,这是奇术师的秘密,只有枕边人才能谈之一二。

星河:别失望,如果是你,可谈八九。

星河:剩下的一分?那是奇术中以命搏奇的部分,你不必听——好了,下一步我们该做什么?

 

(点燃柴火)

 

星河:(失笑)你啊,真亏你能想到以炉火慢烘代替晾晒,罢了,我来,莫要烫到。

 

(火焰噼啪声)

 

星河:你可知,自我走出年少流落的阴霾后,最盼的是什么?

星河:并非万人于台下喝彩,我演奇术,仅仅是因为我想而已。当然,如果万人之中有你一份,也是值得期盼的。

星河:......藕粉好了。

 

(拆开布包,刮刀轻轻片下藕粉)

 

星河:这便是藕粉了么?(蹲下)轻如尘烟,居然能够化作一碗碗甜香软糯的热羹,看来烹饪确实也如奇术一般,移形换貌,变化万千,只不过二者一个色香可闻,一个只是潭中水月罢了。

星河:烧热水吧,我想吃一碗。

 

(热水翻滚声,勺子搅拌的声音)

 

星河:原来要先以同等重量的凉水化之,才能再用滚水浇灌,难怪我之前.....不,没什么,只是感叹原来你也有奇术的天赋。

星河:哪种奇术?(笑)我手心捧着的,不就是吗。

 

(脚步声,和星河一起走到外面看赏月吃藕粉)

 

星河:(勺与瓷碗碰撞声)我来明雍时听闻你正忙于茶点考核,本都做好扫兴而归的打算了,没想到竟还能和你一起坐在院里赏月。

星河:考核虽忙,见我的时间还是有的?(笑)我很开心,但若要你熬夜补回课业,非我所愿。

(虫鸣声依旧响着,院子里只有瓷碗轻轻和勺子碰撞的声音)

星河:我刚刚是不是没有讲完,我成为奇术师后最盼的是什么?

 

(激动点头,衣料摩挲)

 

星河:这么想知道?(笑)那你凑近一点过来。

 

(衣服摩擦,猝不及防被星河搂进怀中)

 

星河:……南塘旧梦,冷枕冬风;一年春事,尽得梦中。大景万里,无我灯火。我见伊人,便许终生。

 

星河:我念着的,一直是旧梦中递我一碗藕粉的你,从未动摇,亦不曾减少过半分渴望。

 

星河:......(隐忍的叹气)所求所盼,唯你一人。






评论(7)

热度(135)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