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滚滚

重铸乙女荣光 圈圈身先士卒。
爱发⚡️:圆滚滚
🧣:圆滚滚的小圆
人类是为了恋爱和革命才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
我永远热爱我所热爱的。

【大梦三千9:00】七夕节就要见家长

🌟夏彦/莫弈/陆景和/左然


🌟来点甜饼

  

  

  


Ver.夏彦



他紧张的不得了。


你以为,自己与他好歹算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青梅竹马。彼此也都心知肚明,你父母更是早已将他当作半个亲儿子来疼——至于他终有一日会拐走你这件事,二老心中想来更是有所知晓。


所以,和自家竹马兼男朋友比起来,要带女婿上门的你才更应该心虚一点吧?!


“夏彦,你真的不用紧张,我爸妈你都见过的呀,他们多喜欢你。”你窝在夏彦怀中,笑眯眯地喂小鸟吃粮:“说不定他们还会感叹我们终于成了呢。”


“要真是这样就好了。”提到此事就苦起脸的大侦探幽幽叹气,:“我亲爱的’华生‘,你还没懂父亲和岳父两个角色之间的转变到底意味着什么。”


身子倏然一颠,你懵着脸在夏彦怀中被转了个方向,由背靠变为直面男人的胸膛。


夏彦今日只套了一件居家的棉质短袖,微微修身的服饰完全无法掩饰长久锻炼带来的轮廓曲线,你紧张地感受着掌心下沟壑分明的腹肌,只感觉自己被强烈的荷尔蒙气息熏的晕头转向。


口中忽然一阵干燥,你羞红了脸,手上使力,低声推搡着他道:“夏、夏彦。”


“我在。”下巴被微凉的指尖抬起,夏彦宛如少年人般闪烁流光的眼眸在自然光的照射下迤逦异常——或许有些过于活泼了,但你知晓,这并非是他仍如少年般张扬自信,甚至相反。现在的夏彦,是一位让你感到最可靠,最有安全感,也最喜爱的,男人。


初雨于恋人的唇瓣恰似久旱逢甘霖,浅尝辄止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分针一直绕着走完整整一圈,你才类眼迷蒙地被餍足的小兽从身下放出。


“我爱你。”他凑上你的脖颈浅吻,一下一下轻啄地哄:“以后也会一直爱你,只爱你。”


体温稍高的胸膛压虚虚压在脊背,并不觉得压迫,反而暖洋洋地,舒服极了。


你在他怀中翻身,盯着他珊瑚色眼眸中颤动的流光看了一会儿,忽然将手指穿插进男人栗色的发间,瞧准他的唇便再次上前,那双漂亮的眼眸便离我更近了——连虹膜上繁杂的纹路都能看清。


那双眼睛当然漂亮。

那是枯木逢春的光。


“嗯,你当然要爱我,长命百岁的爱我。”


夏彦含笑应好,将我再次拥进灼热的浪潮之中。


......看来今天要让爸妈稍微等一阵了。




Ver.莫弈


幸好没有哪个专业会研究女婿上门相关的事件题材。


你抱着泡芙悄悄向一旁捧着电脑满脸认真的莫弈投去目光,发现平常第一时间就能发现自己视线的男友这次像开了屏蔽器似的,任尔东西南北风,他自巍然不动。


不是吧?!莫医生,莫教授,莫小公爵?难道大名鼎鼎的心理学家今天真的要徒手写出一篇《浅析第一次作为女婿上门与岳父母态度的相关性论述》的论文吗?!


你觉得事情的发展有点超乎你的预料了。


七夕节带他回家是你们早就商量好的事情,毕竟老公爵大人都不远万里来到未名市专门......专门,呃,顺便看了看你这个准儿媳妇,你再怎么木头,也知道恋爱谈到一定地步将对方对方带给家里人看,是对恋人莫大的肯定。


但你没想到平日里速来运筹帷幄的莫弈会反应这么大。


“莫弈,莫弈?”见他真有打开文档制作计划的趋势,你终于忍不住,走过去伸手拉了拉他的袖子,小声问道:“你很紧张吗?”


“我?紧张?”他似乎很惊讶,重复一遍问题之后才反应过来你是在说哪件事。


按照莫弈的性格,你以为他会否认,然后叫你别担心,说万事有他在呢。但你没想到的是,或许是爱情足以让一个人产生巨大的变化,总之,在你惊讶的目光里,穿着家居服的莫弈将你和猫咪一起揽进了怀里。


“紧张,你说的对,我是很紧张。”言语间带起落在耳畔的呼吸,男人富有贵族气息的口吻暧昧又矜贵,无端让你想起「耳鬓厮磨」这个不太恰当的词语来形容你们现在的状态。


接下来的事情好像不是小猫咪能看的了。


无情地将泡芙拎着后颈丢出房门,被迫成为舒缓男友紧张特效药的你躺在床上纳闷的想,自己是不是又被危险的成年人套路了。


嗯,成年人就是粘牙!




Ver.陆景和



他好自信。


字面意义上的。


这是你解压了来自陆景和发来的压缩包后得出的结论。


望着电脑屏幕上长达八十页,包括十几个见面方案、七间待选餐厅、二十条备用路线,和足足一整张A4纸的预备见面礼,你嘴角抽搐半天,最后选择拨通了陆景和的电话。


“姐姐!怎么这么早打电话给我,是想我了吗?”通话只响了一声便被立马接起,你望着屏幕中笑意轻快的脸,心中刚刚被金钱的力量所震撼到的波澜稍稍平复了一些。


“陆景和。”你轻轻叫他:“我看到你给我发来的......嗯,见面计划了?”


“啊,那个呀。”他了然地拖长声音啊了一声,随即嘴角勾起笑容,声音期待地开口:“怎么样,有没有被我的贴心震撼到?”


“震撼是震撼到了......”你有气无力地滑动鼠标滚轮:“就是这个文件里写的也太多了吧?还有那些礼物,都用不上的。”


你怕陆景和误会,语毕后你又补了一句:“我的意思是——就算你不带那么多礼物去看我爸妈,他们也会很喜欢你的,当初我们刚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把你的照片发给他们看啦,我妈还夸你长的帅呢!”


“阿姨和她女儿一样有眼光!”提到这个刚还有点失落的陆景和可就不困了,小少年水晶似的琉璃眼睛水汪汪地,满眼难掩兴奋地色彩:“叔叔阿姨喜欢我就好,我就说,我这样帅气专一又多金的女婿怎么可能不招人喜欢——文档里的流程如果你觉得不妥那就都不用了!我回头再做一版新的发给律师姐姐你。”


他眨眨眼,倏地又可怜下来:“姐姐可要好好给我看看,我可不想第一次上门就在叔叔阿姨面前留下不靠谱的印象。”


你的关注点反而在另一件事情上:“这些plan都是你自己做的?!”


小陆总撇撇嘴,“不然呢姐姐,难道我还会让别人经手我们之间的事情吗?我做这个比做和印下半年的投资规划都认真.....”


脑海中已经自动出现了少年埋头苦写的样子,你忍不住勾起嘴角,故意道:“只是普通的上门而已,没必要做到这个地步的。”


“有!”小陆同学举手有话说:“怎么没有必要。”


他可怜巴巴的:“不都说岳父喜欢把女儿交到靠谱的女婿手里吗,我年纪小,风华正茂的,在年龄上就输了一大截,当然要在别的地方找补回来!”


找补,然后就给你爹妈安排了一套堪比接待外宾的隆重流程?


“如果是这样......”你陷入沉思:“你还不如直接给他们俩的科研项目投资呢。”


都是金钱来着,投其所好不是更好嘛。


于是陆景和的眼睛噌一下亮了。


嗯.......至于他后来直接成立了一所基金会当成聘礼什么的,都是后话啦。




Ver.左然



你也不知道,一个人是怎么做到看起来既紧张又不紧张的。


左然嘛,你知根知底的直系上司,表面高冷时则纯情boy,最开始拉个小手都要脸红半天的那种。


所以当你提出带他去见父母时,心里已经预备好了一百零八种左然的反应,只等他露出你欲罢不能的严肃中带点绯红的害羞表情。


但是没有。


他只是喝水被呛的咳嗽了半分钟,但他没有露出「左然脸红jpg.」!


你觉得你的人生不完整了。


“这和你的人生完不完整有什么关系啦!”好友程澄对你表示强烈谴责:“而且左律师脸都咳嗽红了......四舍五入不也算脸红?”


“这不一样。”你严肃认真脸:“红的不一样。”


程澄表示不想理你,并且和你打赌,左律师这样冷静自持的大律师,肯定不会因为第一次上门就人设崩塌的。


这个赌局很快就迎来了胜负揭晓的时刻。


“我不理解。”她一脸一言难尽:“那一箱,整整一箱高奢西装,都是左律师最近买的?他难道终于发现模特钱比律师好赚,转行去当自媒体了?”


对此心知肚明的你憋笑憋的难受:“有没有一种可能,我是说,有没有一种可能,我接下来就会收到约会邀请,理由是帮他挑选上门时要穿的衣服?”


“......”程澄一噎,似乎也想到了左律师看恋爱手册追老婆的壮烈事迹,僵硬地垂下脑袋。


最后她弱弱道:“我投白色西装一票,让左律师穿亮堂点吧,不然我总幻视他要去你们家打官司,求求。”


后来我果然收到了挑选服装的邀请,并且发现,即恋爱手册之后,勤奋好学左律师,又买了一本《女婿是怎样炼成的》


我让他交八百字读后感。 

  

  

  

  

  

评论(9)

热度(455)

  1. 共2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