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滚滚

重铸乙女荣光 圈圈身先士卒。
爱发⚡️:圆滚滚
🧣:圆滚滚的小圆
人类是为了恋爱和革命才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
我永远热爱我所热爱的。

【花亦山】十四夜 制伞

⭐花亦山轩窗絮语参赛剧本


⭐喜欢的小伙伴留个小心心叭~圆圆啾咪~


 

(算算日子,十四夜的生辰马上就要到了,今夜我恰好失眠,便决定起身继续‘制作’给十四夜准备的礼物,但是一推开门,院子里站的那是......十四夜?他怎么会来明雍?在与他的交谈中,这名异于常人的少年又露出了令人心疼的表情,我一时不知如何安慰,就提出了教他绘伞。)

 

十四夜:(逐渐走进的脚步声)嗯?怎么出来了。

十四夜:我吵到你了吗,抱歉......不是?是......失眠?

十四夜:如果是因为有什么烦心的事情,你可以说给我听......只是午时贪睡睡多了?(轻笑声)

十四夜:没有笑你,只是想起炙偶尔也会像你这般,将小憩睡成久眠,等到了该入睡时,又上蹿下跳地闹我。

 

十四夜:(笑)没有说你会闹我,只是打个比方。既然你也睡不着,那不如同我一起说说话,打发些时间。

 

(撩起衣摆坐下)

 

十四夜:你问我怎么会来宣京?啊,其实是因为......(纸伞撑开的声音)还记得你送我的这把红梅纸伞吗?前几日因为一场意外,伞面有些破损,虽然我委托的匠人修复了骨架,但是伞面上的梅花,却怎么也画不出原来的韵味。

 

十四夜:我想......可能因为那画梅之人是你吧。梅香本苦寒,但出自你手,便让人觉得......瞧之欢喜,如沐春意——所以我才从齐安过来,想找你在画一次梅花。

十四夜:画梅为什么要大半夜的站在门口又不敲门......(叹气)我没想要你今晚就画,只是我需要在日出前到达明雍,不小心早到了而已。

十四夜:夜晚寒凉,只有你的院子,才能被称为一隅安身之处,让这漫漫长夜不至于难熬。

 

(忍不住摸了摸十四夜的头)

 

十四夜:我头上有东西吗?怎得突然摸我的头......(匆匆站起身)嗯?你要去哪?

(走路的声音,去而复返)

 

十四夜:这是......新伞?

十四夜:(摩梭伞面)制伞数步,需号竹削骨,修边暴晒,这些都由你一人完成?因为这是准备送给我的诞辰礼?

十四夜:诞辰礼.....谢谢你,自泠十四离开后,诞辰两个字就鲜少在我的生命中被提起了。

 

(抱住了十四夜,轻拍他的后背)

 

十四夜:(笑)要教我与你一起绘制伞面?好啊,不过你要不要先放开我,被你抱着,我可没办法拿笔。

(猛然放开,后退几步)

十四夜:你害羞了?是我的错(忍俊不禁转为慌乱)别走......去拿工具?

(脚步声,坐下,一堆画笔碰撞的声音)

(笔在伞面上滑过)

十四夜:是这样握笔?和拿针的手法不太一样......你能握住我的手带我一下吗?

 

十四夜:(迟疑)这次不画梅花?不想要送我一模一样的伞,显得不上心?(叹气)你分明知道我不在意这些,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欢......还是说,有人不喜欢收到同一份礼物?是谁,小安吗?你也给他送过礼物?

十四夜:不是小安,但是送过他银杏挂穗?啊,就是那个,他碰也不让人碰,使链剑之前还要解下来的挂穗吧。(顿了顿)做的很精致,一看就倾注了许多心血,原来是出自你手,难怪他如此珍视,换做是我,恐怕更会加爱护。

十四夜:啊,不用露出这种为难的表情,我这话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算了,我们继续绘伞吧。

 

(笔落在纸伞上游走的声音)

 

十四夜:簌簌竹影,皎皎明月,每日所望的景色绘制在伞面上,居然也独有一番韵味——唔,你说这伞是十四夜的伞,伞上的月亮是十四夜的月亮?

十四夜:(犹疑后声音坚定)嗯,是我的,是十四夜的。

 

十四夜:接下来就可以刷桐油了吗?嗯?还不可以?要等伞面上的图案完全晒干之后,才能刷熟桐油,再次进行晒干,才能做好?

十四夜:(短暂的沉默)原来制作一把伞,竟是比想象中的还要费心......那之前你独自完成的步骤呢?用了多久?

 

十四夜:......要从明雍满山竹林中选出最合适的竹,然后一点点削成伞骨,进行水浸、晾晒,再钻孔穿线才能制成现在这副骨架,足足用了你三个月?

十四夜:(轻笑)嗯?我现在的表情.....很奇怪吗?不奇怪,只是第一次见我笑的像个孩子?不可以吗,我本身就是个小孩。

 

十四夜:我只是,很开心而已。

十四夜:不止因为你教我一起绘制伞上的图案,还因为想到,这三个月时光,你是在想着我来制伞,我的心情就变得有些奇怪,或许这就是你曾经告诉我的,开心。

 

十四夜:要是天不会亮就好了,和你在一起的夜晚,似乎都变得更让人留恋。

十四夜:你呢?是不是也这么觉得?再教我一起将红梅伞补好吧,让这夜,再长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