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滚滚

重铸乙女荣光 圈圈身先士卒。
爱发⚡️:圆滚滚
🧣:圆滚滚的小圆
人类是为了恋爱和革命才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
我永远热爱我所热爱的。

【花亦山心之月】星河 藕粉

🌟参赛作品,喜欢的留个心心叭~谁能拒绝赵路老师呢!!





 

(近来书院要考核学子们的茶点手艺,为了不被先生们迫害,不得不挑灯夜战。恰逢星河巡演至宣京前来探望,看着优哉游哉坐在院子里赏月的星河,我不禁起了心思......)

 

星河:你要教我做茶点?

星河:好。

星河:嗯?怎么这种表情,问我为什么答应的这么快?(笑)你觉得为何?

(虫鸣声)

星河:不要蹙眉,告诉你答案就是了(走上前)——因为是你,我永远不会拒绝你任何的要求。

(仓皇后退了一步)

星河:(轻笑)跑什么,脸色这般红,莫不是真信了我的话?

星河:方才是逗你的。我最近恰好在研究一个将奇术与点心结合的新奇术,应你所邀,不过顺水之势。

 

(走了回来)

 

星河:当然不是骗你,引人惊叹的奇术和令人心生欢喜的点心,难道不是绝顶相适的搭配吗?

 

(伴随着虫鸣的脚步声,推门,拿出莲藕放在盆里的声音)

 

星河:你要做藕粉?

星河:南塘九孔粉藕,粉质绵密,最适宜磨浆晾晒做成藕粉......怎么,我知道这些很奇怪?

星河:(笑)倒也没有你说的那般精通,只是恰好熟知南塘藕粉而已。

星河:嗯,是因为喜欢......也可以说,是情有独钟。

星河:用情有独钟形容茶点很奇怪?如若我说的并非茶点呢......没什么,是要将粉藕磨浆吗,我来帮你。

 

(磨浆声)

(浸水揉洗声)

 

星河:淘洗完毕后要沉淀一夜?不用那么麻烦。

星河:很惊讶?我是怎么做到把浮水和藕粉快速分离的——不可言说,这是奇术师的秘密,只有枕边人才能谈之一二。

星河:别失望,如果是你,可谈八九。

星河:剩下的一分?那是奇术中以命搏奇的部分,你不必听——好了,下一步我们该做什么?

 

(点燃柴火)

 

星河:(失笑)你啊,真亏你能想到以炉火慢烘代替晾晒,罢了,我来,莫要烫到。

 

(火焰噼啪声)

 

星河:你可知,自我走出年少流落的阴霾后,最盼的是什么?

星河:并非万人于台下喝彩,我演奇术,仅仅是因为我想而已。当然,如果万人之中有你一份,也是值得期盼的。

星河:......藕粉好了。

 

(拆开布包,刮刀轻轻片下藕粉)

 

星河:这便是藕粉了么?(蹲下)轻如尘烟,居然能够化作一碗碗甜香软糯的热羹,看来烹饪确实也如奇术一般,移形换貌,变化万千,只不过二者一个色香可闻,一个只是潭中水月罢了。

星河:烧热水吧,我想吃一碗。

 

(热水翻滚声,勺子搅拌的声音)

 

星河:原来要先以同等重量的凉水化之,才能再用滚水浇灌,难怪我之前.....不,没什么,只是感叹原来你也有奇术的天赋。

星河:哪种奇术?(笑)我手心捧着的,不就是吗。

 

(脚步声,和星河一起走到外面看赏月吃藕粉)

 

星河:(勺与瓷碗碰撞声)我来明雍时听闻你正忙于茶点考核,本都做好扫兴而归的打算了,没想到竟还能和你一起坐在院里赏月。

星河:考核虽忙,见我的时间还是有的?(笑)我很开心,但若要你熬夜补回课业,非我所愿。

(虫鸣声依旧响着,院子里只有瓷碗轻轻和勺子碰撞的声音)

星河:我刚刚是不是没有讲完,我成为奇术师后最盼的是什么?

 

(激动点头,衣料摩挲)

 

星河:这么想知道?(笑)那你凑近一点过来。

 

(衣服摩擦,猝不及防被星河搂进怀中)

 

星河:……南塘旧梦,冷枕冬风;一年春事,尽得梦中。大景万里,无我灯火。我见伊人,便许终生。

 

星河:我念着的,一直是旧梦中递我一碗藕粉的你,从未动摇,亦不曾减少过半分渴望。

 

星河:......(隐忍的叹气)所求所盼,唯你一人。






【花亦山】十四夜 制伞

⭐花亦山轩窗絮语参赛剧本


⭐喜欢的小伙伴留个小心心叭~圆圆啾咪~


 

(算算日子,十四夜的生辰马上就要到了,今夜我恰好失眠,便决定起身继续‘制作’给十四夜准备的礼物,但是一推开门,院子里站的那是......十四夜?他怎么会来明雍?在与他的交谈中,这名异于常人的少年又露出了令人心疼的表情,我一时不知如何安慰,就提出了教他绘伞。)

 

十四夜:(逐渐走进的脚步声)嗯?怎么出来了。

十四夜:我吵到你了吗,抱歉......不是?是......失眠?

十四夜:如果是因为有什么烦心的事情,你可以说给我听......只是午时贪睡睡多了?(轻笑声)

十四夜:没有笑你,只是想起炙偶尔也会像你这般,将小憩睡成久眠,等到了该入睡时,又上蹿下跳地闹我。

 

十四夜:(笑)没有说你会闹我,只是打个比方。既然你也睡不着,那不如同我一起说说话,打发些时间。

 

(撩起衣摆坐下)

 

十四夜:你问我怎么会来宣京?啊,其实是因为......(纸伞撑开的声音)还记得你送我的这把红梅纸伞吗?前几日因为一场意外,伞面有些破损,虽然我委托的匠人修复了骨架,但是伞面上的梅花,却怎么也画不出原来的韵味。

 

十四夜:我想......可能因为那画梅之人是你吧。梅香本苦寒,但出自你手,便让人觉得......瞧之欢喜,如沐春意——所以我才从齐安过来,想找你在画一次梅花。

十四夜:画梅为什么要大半夜的站在门口又不敲门......(叹气)我没想要你今晚就画,只是我需要在日出前到达明雍,不小心早到了而已。

十四夜:夜晚寒凉,只有你的院子,才能被称为一隅安身之处,让这漫漫长夜不至于难熬。

 

(忍不住摸了摸十四夜的头)

 

十四夜:我头上有东西吗?怎得突然摸我的头......(匆匆站起身)嗯?你要去哪?

(走路的声音,去而复返)

 

十四夜:这是......新伞?

十四夜:(摩梭伞面)制伞数步,需号竹削骨,修边暴晒,这些都由你一人完成?因为这是准备送给我的诞辰礼?

十四夜:诞辰礼.....谢谢你,自泠十四离开后,诞辰两个字就鲜少在我的生命中被提起了。

 

(抱住了十四夜,轻拍他的后背)

 

十四夜:(笑)要教我与你一起绘制伞面?好啊,不过你要不要先放开我,被你抱着,我可没办法拿笔。

(猛然放开,后退几步)

十四夜:你害羞了?是我的错(忍俊不禁转为慌乱)别走......去拿工具?

(脚步声,坐下,一堆画笔碰撞的声音)

(笔在伞面上滑过)

十四夜:是这样握笔?和拿针的手法不太一样......你能握住我的手带我一下吗?

 

十四夜:(迟疑)这次不画梅花?不想要送我一模一样的伞,显得不上心?(叹气)你分明知道我不在意这些,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欢......还是说,有人不喜欢收到同一份礼物?是谁,小安吗?你也给他送过礼物?

十四夜:不是小安,但是送过他银杏挂穗?啊,就是那个,他碰也不让人碰,使链剑之前还要解下来的挂穗吧。(顿了顿)做的很精致,一看就倾注了许多心血,原来是出自你手,难怪他如此珍视,换做是我,恐怕更会加爱护。

十四夜:啊,不用露出这种为难的表情,我这话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算了,我们继续绘伞吧。

 

(笔落在纸伞上游走的声音)

 

十四夜:簌簌竹影,皎皎明月,每日所望的景色绘制在伞面上,居然也独有一番韵味——唔,你说这伞是十四夜的伞,伞上的月亮是十四夜的月亮?

十四夜:(犹疑后声音坚定)嗯,是我的,是十四夜的。

 

十四夜:接下来就可以刷桐油了吗?嗯?还不可以?要等伞面上的图案完全晒干之后,才能刷熟桐油,再次进行晒干,才能做好?

十四夜:(短暂的沉默)原来制作一把伞,竟是比想象中的还要费心......那之前你独自完成的步骤呢?用了多久?

 

十四夜:......要从明雍满山竹林中选出最合适的竹,然后一点点削成伞骨,进行水浸、晾晒,再钻孔穿线才能制成现在这副骨架,足足用了你三个月?

十四夜:(轻笑)嗯?我现在的表情.....很奇怪吗?不奇怪,只是第一次见我笑的像个孩子?不可以吗,我本身就是个小孩。

 

十四夜:我只是,很开心而已。

十四夜:不止因为你教我一起绘制伞上的图案,还因为想到,这三个月时光,你是在想着我来制伞,我的心情就变得有些奇怪,或许这就是你曾经告诉我的,开心。

 

十四夜:要是天不会亮就好了,和你在一起的夜晚,似乎都变得更让人留恋。

十四夜:你呢?是不是也这么觉得?再教我一起将红梅伞补好吧,让这夜,再长一点。


p1-p4故事,后几p表情包,最后1p是这个梗出现的原因。


让我看看,是谁抽干了池子里的小季,发现自己的老婆是氪金也得不到的美女?

让我看看,是哪位郡主在会武里被前排大佬按在地上摩擦,哭唧唧的蹲在地上数老婆的碎片?

让我看看,是谁每天嚎着闹着要老婆的粮,让大家多看看这个既抽不到又没主线的美女是老婆而不是NPC?


原来是本郡主。


阿云,阿云,我怎么也没想到,继上次传记告别后你来信说数日之后要来给我讲故事,这个数日居然要十五周!阿云!你是不是对数日有什么误解!啊!!


ps:条漫是约稿,禁止转载禁止转载禁止转载!!


pps:阿云的tag好冷,妈咪们,饿饿,饭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