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滚滚

重铸乙女荣光 圈圈身先士卒。
爱发⚡️:圆滚滚
🧣:圆滚滚的小圆
人类是为了恋爱和革命才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
我永远热爱我所热爱的。

【达荧】雪盲症

🌟/达达利亚/—雪盲症


🌟第二人称带入向


🌟有簧内容,是补档,二次发表全文免费。


🌟笨蛋达达利亚把你吃干抹净的故事~


🌟明日复更魈荧连载~






01.



   你不是第一次来雪山,自然也知道龙脊雪山的风雪就像蒙德人对自由的追求一样,永远没有尽头。


   

   但你没想到会遇上雪崩。

   


   过高的寒冷值让你浑身又疼又冷,但身后咆哮轰鸣的雪崩逼着你不得不继续在山崖上竭力逃窜,所幸在把体力条跑空的最后一刻,你终于在悬崖上看见了一处可以藏身的洞穴。



  你不知道仅剩的体力够不够你操控风之翼支撑到那里,但你别无选择。



   张开的羽翼在自然的力量面前如若坠入猎人掌心的幼鸟,尽管拼尽全力,风之翼还是在你的手抓住岩壁之前消失。强烈的失重感顿时从心脏瞬时延到四肢百骸,你惊呼着向前扑去,但只空抓到一把雪。就在你马上要因脱力坠下山崖时,一只突如其来的手忽然从那个洞穴里伸出抓住了你。



   “!!!”是谁?



  模糊的视线中,附着黑色皮革的手指紧紧攥在你的胳膊上,顺着那只手费劲儿地往上看,一张熟悉却令你惊讶的脸映入眼帘。



   柔软的橘发,总是追逐着战斗的蓝眼睛,固定在肩甲上垂落的红色飘带——不是达达利亚是谁?

  但他怎么会在这里......?



  你还来不及细想,巨大的力道便将你直接甩上半空又向洞穴拉去,一身灰色劲装的男人站在动口张开怀抱,纤长的飘带因为他起身的动作被风吹地猎猎翻飞,在一片冰天雪地中红的扎眼。



   但不管怎么说,你应该是得救了。



   劫后余生的认知让你长舒一口气,崩到极限的身体骤然放松,你眼前一黑,放心地摔进了那人的怀中。




02.



   你再睁眼时一片黑暗。

   使劲儿眨了眨眼睛也没能恢复视线,耳边也静谧无比,没有风声,也没有火星的噼啪声。

   你顿了顿,试探性唤道:“......达达利亚?”



   “我在。”对方很快回答,声音很近,似乎就在你的正上方,你竭力眯起眼辨认,但怎么也看不清他的轮廓。



   “......天黑了吗?”你茫然的问道:“达达利亚,我看不见你。”



   “嗯,外面天黑了。”达达利亚的声音再次响起,与此同时一只手覆盖在你的眼睛上,你听他继续说道:“但你的眼睛不是因为没适应黑暗,而是患上了雪盲,需要休息一阵才会好。”



   “雪盲?”你重复了一遍:“可我之前来雪山那么多次也没有事啊。”



   “小姐。”达达利亚的声音染上无奈,他将盖在你眼睛上的手往下压了压,学着你的语气道:“你之前来雪山那么多次也没碰上过雪崩吧。”



   “你不要学我说话!”你佯装气愤的要起身,被达达利亚摁住肩膀躺了回去,你动了动脖子,这才发现自己似乎正躺在他的腿上,腾地红了脸颊:“你放我起来!”



   “诶诶诶,小姐你别动,你怀里抱了深赤之石。”达达利亚的声音慌乱起来,“你才刚醒过来,小心失温。”

   你不听他的,摸索着拽住达达利亚胸口的飘带起身:“我不用你给我取暖,我可以自己点火。”



   “嘶——”达达利亚被你抓的身子微弓,黑暗之中传来一声吃痛的吸气。他伸手揽住你的腰将乱动的你按进怀中,哑声解释道:“积雪把洞口堵住了,空气流通很少,不能点火。”



   你没漏掉那声痛呼,挣扎的动作停下来,你抓在达达利亚胸口的手移动往上,摸了摸他的脖颈,很凉,像块冰似的。

   你怀里还揣着块深赤之石,连指尖都被熏地热乎乎的。

   掌心紧紧贴住男人冰冷的脖颈,你忽然想起他刚刚说话的语速也很慢,与平日热情高涨的样子大相径庭。



  “达达利亚。”你语气肯定的开口:“你是不是受伤了。”

  “没有。”他很快否认,声音轻轻的。

  


  “你想骗我?”你捂在他脖子上的手加重力气缓缓下移,经过某一处时感受到了与别的地方不同的僵硬,你又摁了摁,不出所料听到达达利亚压抑的闷哼。



  你摸出那是胳膊的位置,抿了抿唇:“......拉我的时候受伤的?”

  “怎么会!”达达利亚很快否认:“小姐你这么轻,我是用刀卡住滑下山崖的时候受伤的。”

  “真的吗?”你不大相信:“愚人众的执行官会因为跳个崖把手臂拉伤?那愚人众恐怕没法在提瓦特大陆混下去了吧。”

  


  “是真的,小姐。”达达利亚低下头,将下巴搭在你的肩膀上:“如果不是为了追回我落跑的小姐,我又怎么会从无法确保自己安全落地的高度跳下来呢?”



   你按住他的力道变轻了。



   达达利亚还在继续说,他整个人都冷极了,呼出的气息都是冷的 ,打在脖子上引起你的颤栗。

   “小姐,我可以理解你听到我告白后慌乱的心情,但你不该为了躲我独自来龙脊雪山,如果我当时没有抓住你的手,我会恨自己一辈子的。”


  

   男人亲昵的声音就在耳边,他从挑明心思开始就把对你的称呼从「伙伴」换成了暧昧气息更重的「小姐」。你许久没听过他这么叫你了,但偏偏这一声一声又全部敲在你心上,听的你心尖直颤,血液上涌。

   ——脸红了吧?你一定是脸红了,达达利亚会不会看见你脸红了?不过听他说雪把洞穴堵死了,那光线应该很暗看不见吧?



  一瞬间你脑子里划过无数想法,但奈何你现在暂时性失明,根本看不见达达利亚脸上的表情,躲都不知道往哪躲。



  正当你不知所措时,达达利亚继续开口了。



  “我很害怕,小姐。”



   他这次将头埋进你的颈窝埋的更深,你能感觉到他的身躯正在微微颤抖——这可是达达里亚,打起架来不要命的疯子、来自至东的战士,愚人众手腕强硬的执行官。

   无论哪个词,都与因恐惧而颤抖沾不上边。

   ——他怎么可能会害怕呢。



   你在心里下意识地为他否认,但达达利亚用另一只手压住了你的唇。

   他说:“小姐,你可以不喜欢我,可以讨厌我,但你不能再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我的爱和你之间,我选择你。”


   “所以......”



   他说话的时候声音平静,但你正抱着他,所以你感受到了颤抖的呼吸和抽搐的肩膀。


   

  “所以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可以......”可以不出现在你面前。

   达达利亚说了一半,后半句却怎么也说不下去了。



   空气中又恢复了静谧,你们维持着最亲密的相拥,气氛却冷的像外面龙脊雪山的千年冻雪。



   最后还是你先败下阵来。

   因为你本来就没打算拒绝达达利亚。



   起初逃跑只是因他大张旗鼓地在蒙德街头示爱而羞愤交加,后来冷静下来,你发现你并不反感达达利亚喜欢你这件事本身,你也是喜欢他的,虽然他的做法的确让人血压升高。

   来龙脊雪山也是,你并不是为了躲在蒙德城内的达达利亚,你只是想...... 



   手摸了摸背包,发现自己辛辛苦苦采集的东西还在,你松了一口气,轻快地抬手拍了拍达达利亚的脊背。



   “达达利亚,你抬头。”



    你怀里的身躯一顿,随即你感到他慢慢地把头从你肩膀上抬起。



    “嗬!”不出意外地听到了对方惊讶的声音,即使看不见也能脑补出达达利亚呆滞的样子,你忍不住偷笑一声,得意道:“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看。”



    “何止是好看......”达达利亚的声音都在发颤:“你从哪里抓到这么多冰晶蝶啊.....”



    是了,你来龙脊雪山的目的只是为了抓冰晶蝶。

    达达利亚抬头看去,漫天飞舞的冰晶蝶盘旋在漆黑的洞穴里,它们的翅膀开合翻飞,晃过一道光韵后散落星星点点的流光,因为晶蝶数量太多而洞穴又太小,让整个场面看起来像是下了一场荧光雨。美轮美奂,梦幻到让人几乎恍然自己是否置身梦境。



    “我找遍了蒙德,发现只有冰晶蝶是你们至冬国也有的东西。”光影之中,达达利亚听见怀中的少女开口:“那天我不是故意从你的告白中逃走了,只是你实在太夸张了,我被吓到了——”

   “我没有讨厌你,也没有躲着你 ,来雪山抓冰晶蝶,也是为了让你能看见一点故乡的影子,为我当时在你的告白上跑掉而道歉。”



    你的眼睛还未恢复,只能安静地呆在达达利亚怀里述说。竭力忍耐着脸颊的热度,你摸索着捧住这位执行官的脸颊,一字一句地说道。



    “达达利亚,我喜欢你。”




03.



   “扑棱棱——”


    厚重积雪隔绝了外界,寂静的洞穴内晶蝶煽动翅膀的声音格外明显,而你捧着达达利亚的脸颊,等他开口说话。

   



    你在心底默默计数。

    十秒了吗?还是二十秒?他怎么还不说话?

    难道是伤势太严重晕过去了?



    就在失去视觉无法掌握信息的你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时,一滴水似乎落在了你的指尖上。


  

    你:“.......”

    你:“达达利亚?你哭了吗?”

    “.......”


     回应你的依旧是沉默,你忍不住想要摸摸他的眼睛证实自己的猜测,却在挪动手的那一刻被人捉住手腕。



    “我没有。”达达利亚的声色平静,皮革制的手套紧紧压住你的肌肤,你敏感地透过那层料子感受到抓住你的那只手的颤抖。

     你:“那你的手为什么在抖?”



    “那条胳膊拉伤了,我已经做过冷敷急救。”达达利亚的声音依旧不见异常,你还想摸摸他的眼角,手刚碰到他的下颌就被他抓着手腕扯下来。


  

     你捻住指尖的水痕,确定他一定是哭了。



     而达达利亚还在竭力掩饰着自己的异常,他晃了晃抓住她的那只手,低声道:“拉伤做完紧急冷敷之后需要热敷缓解。”



    “那你就用深赤之石热一点水。”你道:“正好你还是水属性,应该能召唤点儿水出来吧?”

    “可以。”

    “那你自己弄呗。”

    “.......”



     达达利亚不说话了,你疑惑地等了一会儿,他仍旧不开口。



     “你怎么了?”

     “小姐,这个洞穴往里走一点有一个能没过腰的坑。”

     “有坑.......有坑然后呢?”

       

  

     你不明白达达利亚好端端地为什么要提坑,但你刚把那句话问出口,就忽然感到身子一轻,自己整个人都被达达利亚抱了起来。



     你吓了一跳:“达达利亚你干什么?!有伤你还抱我?”



     “我用一只手也能抱起你的,不用这么紧张。”达达利亚的声音有些喑哑,你感觉到他正抱着你走路,不禁抓住他的领子:

     “你要带我去哪?”



     达达利亚却答非所问:“这个坑真的很大。”

     “所以这个坑到底怎么了?”

     “很适合用来装水。”

     “装......装水?”



     “嗯,装水。”达达利亚点点头,终于解释道:“我能召唤出水,丢一些深赤之石进去就能加热了。” 

     “小姐 ,你想不想洗澡 ?”




04.



      直到达达利亚招呼你说水已经足够热了,呆坐在原地的你才相信,达达利亚好像是认真的。




     所以,真的要洗澡?

     ——你到底是哪一步没跟上才会变成现在这样啊?!

     你们一起洗?你和达达利亚,一起,在龙脊雪山的野外洗澡?

     而且洗澡水都被整出来了!



     他的理由是自己需要热敷缓解拉伤,而你需要热水来加速身上冻伤的愈合,而且泡在热水里也能让深赤之石发挥最大的作用,保证你们两个人不失温。

     嗯,理由真的是很充分了,虽然你不知道你身上是不是真的有冻伤。

     但理由充分不代表你不紧张啊!




     “我抱你过去吧。”达达利亚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不、不用!”你吓得一激灵,急忙拒绝道:“你的手受伤了,扶着我走就行。”



      他沉默了一下,幽幽地说了句:“看小姐对我的能力还是不够信任。”后倒也没再强求,真的扶着你来到了一处热气腾腾的地方。



      你用手试了下水温,温度很适宜。

      欸,其实能泡个热水澡也挺舒服的。

      你毫无底线的真香了。



     “你要穿着衣服泡吗?”见你摸索着准备往水池里下,达达利亚的声音传来:“小姐,一会儿出来你会很冷的。”



      ——可你没别的衣服啊!



     “怎么不行?”你磕磕巴巴反驳道 :“一、一会儿可以用石头烘干。”



     “.......”

     达达利亚沉默了,就在你以为他默认了你的说辞准备下水时,一只手忽然横在了你的大腿处狠狠往前一扫。惊呼来不及出口,你下意识抱紧了身边唯一能摸到的东西——达达利亚的头。



    水汽氤氲的池边,你整个人无措地坐在达达利亚的手臂上,他的头被你慌乱中按在自己的小腹上。嗅到到少女柔软身躯传来的浅淡花香,达达利亚情不自禁地在你小腹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他眼角泛红,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幽不见底的蓝眸中情yu之花悄然绽放,他空着的那只手握住你的脚踝,顺着细腻的肌肤一路向上——



    “小姐,你这样是会感冒的,我刚刚也说过了,你怎么讨厌我都可以,但是不能让自己受到伤害。”

    “只是最轻微的感冒也不可以。”





05.



他吻了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