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滚滚

重铸乙女荣光 圈圈身先士卒。
爱发⚡️:圆滚滚
🧣:圆滚滚的小圆
人类是为了恋爱和革命才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
我永远热爱我所热爱的。

【魈荧】我养成了占有欲爆棚的少年仙人(10)

🌟鲜衣怒马大小姐x被捡来的护卫少年


🌟有私设




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29.


弦月高升,盈盈月光将窗棂的积雪照地透亮,而屋内烛火摇曳,为围坐在桌旁轻声交谈的三人渡上柔光。


“......事情就是这样。”复述完毕的空抿了口茶,浅珀色的眸中晦暗不明:“成王妃明日要在府中与举办诗会宴请外邦使团的诗人,京城中有些名号的书生才女皆会参加。京中谁不知你素来不爱去这种场合,成王却仍在下朝后单独拦住我给你下帖子。”


他顿了顿,看向若有所思的荧:“荧,这是摆在明面上的鸿门宴,我不建议你去。”


空是真的不希望荧与朝堂牵扯过多。

尽管镇国公府震慑犹在,但正因如此,胆敢将目标放在她身上的人才会计划更加缜密周全,力求一击制胜。人心自古难测,他们也并不是真正的不死之身,他不敢拿自己唯一的妹妹去赌。


却不想,他担忧的小姑娘面色古怪:“哥哥,你确定是成王?”


空点了点头,荧见状却神情更加疑惑:“可最近和我结梁子的不是宁王府吗,成王来凑这波热闹干什么?两家联手分一杯羹,还是他想给宁王府提前吃顿头七席?”


不等空做出反应,荧就自己把话接了下去。


“——我的天啊,难不成这老爷子终于坏事做尽遭天谴,得失心疯了?”


要不然堂堂一个异性王怎么会直接向国公邀请其家中女眷,这要是传出去,他还要脸不要了?

哦,不对,本来他也没脸来着。


提起这位成王,荧的膈应程度比起宁王府有过之无不及。


毕竟在一众试图给她哥塞老婆获利的重臣中,就数着这位成王最勤快。


魔怔到什么地步呢?基本上从空对外宣称的年龄到了适婚那年起,只要他俩任何一个人踏出镇国公府邸的大门,就一定会碰到各种各样的小姐:买东西没带荷包借钱的、‘不小心’把他们的马车撞坏,以此邀请他们去茶楼喝一杯的、路边拦车,且一定和他们顺路的......招式层出不穷,最后一查发现都是成王府家的小姐。


什么嫡小姐,庶小姐,表小姐侄小姐,荧从来没想过她会以这种离谱的方式记住成王府这一辈的族谱。

直到前几个月,成王府最后一位小姐不得不为了年龄出嫁,他们的身边才终于重回清净。


那段日子她再也不想回忆了。


空显然也想到被塞老婆的事情,脸上原本因为荧提到的宁王府而逐渐阴鹜的神情都空白了一瞬。

他干巴巴道:“呃......倒也不至于失心疯,不过肯定没好事,所以你还是别去了。”


“那当然不行!”荧当即拍桌子拒绝,旁边的魈恰时地在她手边放了一杯茶。少女端起茶杯一饮而尽,这才用舒服许多的嗓子继续道:“能让这老爷子亲自找你,说明他、或者真正要在宴会上对我不利的人对自己的计划十分有自信,那不论我去或不去,想必结果都不会差太多。”


空听完没有说话,而是将目光投向刚刚给荧递茶、现在正垂眸饮茶的魈。


他碍于身份不便与荧同行,虽然会有府内家仆跟随,但那些人终究不能交付信任。这才肯把魈留在这里听听其中的弯绕,好让他明日以护卫身份和荧一同前去时能更警惕些。


虽然他真的很不想让这个令他莫名生出极大危机感的仙人跟在荧身边,但他是钟离都认可过的存在,如遇危机,一人当抵千万骑。


所以说——如果荧不去诗会就好了!管他成王府要搞什么幺蛾子呢!

反正他有那个自信,荧绝不会在镇国公府被伤害半分。


“这话倒是没错。”抱着自己内心的小算盘,空勾起嘴角,笑吟吟地表示肯定:“但如果要说计划周全才敢如此堂而皇之,那将场合放在一个你没有理由一定会去的诗会,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败笔。”


“你也不是不知道,璃月这几位异性王心肝都是泡在墨汁里的,断不会在重要环节出如此纰漏,想来这诗会定是幌子,你也没必要......”再和魈一起去了。


“不,或许说,这正是对方的高明之处呢?”


少女突然插入的声音语调平和,却是听的空瞳孔一缩,心底忽然涌现出一股不好的预感:“荧,你不会——”


“哥哥,帖子给我。”果不其然,少女向他伸出了手,精致可人的小脸上满是跃跃欲试:“布这么一个漏成筛子的局太有意思了,我要去。”


空:......

果然!!!

他就知道!!!


他急忙把袖里的东西塞的更深,试图最后挣扎一下:“要不、要不你在考虑一下?明天可是会来很多你讨厌的人,你去了绝对会后悔的!”


“放心吧哥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身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嘛。”荧探身精准将帖子从空的袖中揪出,小巧精致的帖子在少女素白的手指中翻转了一圈,便轻轻落入她的袖口。


她亲昵地揽过魈的手臂,对方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一僵,但还是没有挥开荧的手,任她摆布。


“再说,我还有魈呢,他会保护我的,对吧?魈。”


少女刻意软下的语气像股挟裹了蜜糖的微风,又好像刚出生没多久的雏鸟身上最柔软的那根羽毛,重重的扫在心口,留下酥酥麻麻的痒意。


被点名的魈觉得自己有点奇怪。

环在荧怀中的那条胳膊仿佛有了自我意识,脉搏突突跳个不停,牵动着胸腔内的心脏也以不正常的速度疯狂跳动,最糟糕的是,他虚靠在少女腹部的手指时不时地抽搐弯曲——好在他的意志足够坚定,将动作控制在了少女能发现的幅度内。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紧张,生怕开口说话会叫她察觉不对,于是他对少女的询问只以轻微的弧度点了下头,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嗯。”


暖如碎金的烛光下,揽着少年仙人的女孩眼眸发亮,几乎毫不掩饰自己对他的亲呢,而魈虽然因为低头的缘故错过了荧的目光,但他黛青鬓发下难言绯色的耳尖也昭示着这位仙人的内心并不似止水平湖。


看着旁若无人的两人不知道又从哪冒出来的粉红滤镜,空:.......

空:我怕的就是这个啊!!!




30.


最终,荧和魈还是坐上了去成王府的马车,一路上,她为这位不通人世的仙人介绍了璃月权利分割的现状。


“璃月主要由七星中的皇帝与其他六星分权管理,异性王与臣子辅政。皇位延续了岩神摩拉克斯时期定下的禅让制,会在新代七星中的某一个人中产生,其他的爵位都是世袭制,比如今天我们要去的成王府,就是当朝唯二的异性王之一。”


“另外一家便是在冬猎中与我们起冲突的宁王府,两家都对下一代七星的位置虎视眈眈,处于对立的立场。”


提起宁王府,荧想起与自家哥哥早晨道别时对方阴沉的脸色,转而呐呐道:“嗯.....可能过了今天,就只剩下成王府一家异性王,或者两家全被一锅端了也不是没有可能?”


一旁正襟危坐的魈闻言轻抬眼睫:“如若成王对你不利,不必等到今日过去。”

他自会为她讨一个【公道】。


荧眨眨眼,忽然探过身对满脸认真的仙人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好哦~那就谢谢魈啦。”


“!”


看着急急忙忙别过头、只露出半个下颌而一点耳尖给她的少年,荧偷偷在心底嘿嘿笑了几声,坐回原位。


还是不能逼太狠了。

不过好可爱哦。



31.



在来的路上,荧想过很多种成王府此次一定要她来这场诗会的原因。


设计让她当众出丑坏她名声、派刺客想将她直接诗会上伪装成意外做掉、甚至是下毒抓她威胁哥哥,总之各种可能的手法她都考虑了一遍,并且有自信来一波漂亮的反杀。


但她没想到......


“荧小姐,你觉得在下为你做的这首诗如何?”

这是今年文状元。


“荧小姐果然百闻不如一见,可有兴趣与在下来一场飞花行酒?”

这是京中有名的才子。


“荧小姐,在下乃成王世子,不知可否有幸邀请小姐来一场投壶?”

这个不用介绍了。


“荧小姐,您、您还记得我吗,我是将军之子,我们在冬猎上见、见过。从见到小姐拎着猎物从森林中走出的时候开始,我的心就不属于我了.......”

这是她毒唯(?)


被围在一圈男人之中的荧:.......


——哈,哈。她悟了,她终于悟了。

什么暗杀绑架下毒,统统都太草率了,这是堂堂成王能干的事儿吗。


他这是插手她哥哥婚事不成,把心思打到她身上了!!


她真的会谢。

成!王!老!头!子!

你没事吧?你的手法就不能变一变吗?啊???天天盯着他俩的婚事看有意思吗?!璃月朝堂的勾心斗角没有你的用武之地了吗?


身边的男人还在继续试图邀请她独处,荧坐在一堆熏了香的袍子中间,目光呆滞。


魈,魈呢?她同意了,不用等明日,如今天够冷,让成王府今天就凉吧。


距离荧五步之外,已经握紧腰间佩剑的魈显然也是这个想法,目露凶光的少年仙人保持着随时暴起的姿势,只等着少女的一声令下——



他就能让成王府后悔开这个诗会。





32.



“勉强一位并不愿意的女性,在我们国家也是很失礼的行为哦。”

清澈的少年音在一众盛情邀请的声音中很是突兀,耳旁叽叽喳喳的声音停滞了一瞬,随即有人反驳道:“我们只是在询问小姐的意见,何来强迫之说?”


“嗯?何来强迫之说......嘿嘿,你们璃月人说话的方式真,嗯,讲究?是这么用的吧?”那道声音用带着异国色彩的音调重复了一遍对方的话,随即笑吟吟道:“那我这个异乡人想要邀请荧小姐来我们这儿交流一下诗词心得,是不是也可以呢?”


此话一出,刚刚还神情略有倨傲的几位公子顿时一僵。


今日成王府举办诗会的由头便是宴请外邦使节团中的人,以此来展示璃月文化强盛,扬岩国之威。

而听闻崇尚浪漫自由的外邦蒙徳诗人众多,甚至有很多贵族家的少爷也加入了吟游诗人的行列,而能出席在堂堂王府宴会的诗人,必定得大多都在使团中身份高贵。


——这个人不是他们能动的。



想清楚其中的利害,刚刚还黏地像块麦芽糖似的几个人顿时松口放人,逃一样离开了。



笑话,不走留着干什么,如果因为他们和使团起了冲突,他们回家被爹娘扒一层皮都是轻的!



随着一堆遮挡视线的衣袍散开,荧也终于看清了这位诗人的真面目。


那是一个纤细的少年,唇红齿白模样精致,耳边的鬓发绑成了两股及胸的小辫子,垂落在翠色披风下的白色衬衫上。


看到熟悉的脸,她一惊“巴——”


“——日安,美丽的小姐。”少年拔高音量的话语打断了她,只见他将手放在胸前屈膝,颔首对荧行了一个标准的蒙德礼:“既然现在已经没有碍事的竞争者,那么......”


他抬起头,对她俏皮地眨了眨眼:“不知我可否有这个荣幸,邀请你做我新诗篇的第一位听众?”








——未完待续——




一如即往的小剧场:



N年后,成王世子已经变成了成王,宴请镇国公府的小姐来成王妃的四十大寿。


当年状元:“荧小姐,你觉得在下为你做的这首诗如何?”


京城才子:“荧小姐果然百闻不如一见,可有兴趣与在下来一场飞花行酒?”


现·成王世子:“荧小姐,在下乃成王世子,不知可否有幸邀请小姐来一场投壶?“


将军之子:“荧小姐!我小时候就以您母亲的实际做榜样!您和我家中收藏的您母亲的画像简直太像了,不知可否同我一叙令堂当年的风采?”


荧:.......不好,不如你前辈;没兴趣;你爹当年都没邀请到我——我母亲,你觉得你现在可以?

将军之子:荧小姐,那我——

荧:闭嘴,你个祖传毒唯。


魈:我的!我的!这是我的!




荧:|( ̄3 ̄)|你的你的你的,呜呜呜呜魈宝我命都是你的!!!




——————————————



圆圆:我来了我来了,少年仙人系列正式复更啦!最近因为毕业和各种活动耽误了好久,接下来圆圆要继续开始产粮啦!!本来今天可以更多的,但是因为中午把膝盖摔了一直在抹药冰敷消肿,所以折腾到现在555,下次更新补上!







评论(55)

热度(1391)

  1. 共4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