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滚滚

重铸乙女荣光 圈圈身先士卒。
爱发⚡️:圆滚滚
🧣:圆滚滚的小圆
人类是为了恋爱和革命才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
我永远热爱我所热爱的。

【魈荧】我养成了占有欲爆棚的少年仙人(11)

🌟鲜衣怒马大小姐x被捡来的护卫少年


🌟有私设




目录:

(1) 

(2) 

(3) 

(4) 

(5) 

(6) 

  (7)  

  (8) 

(9) 

 

 

33.

 

 

四周忽然安静下来,几乎所有人都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外邦蒙徳与璃月众山接壤,但两个唇齿相依的国家在治理方式上却大有不同,璃月重商,以商立国,以商交友,采取集权制;而蒙徳则崇尚自由,最著名的是诗歌与美酒。

 

 

蒙徳的诗歌融入了城邦环境独有的自由色彩,来自风之国度的吟游诗人能在婉转悠扬的琴声中用绚烂的词藻渲染出史诗般的画面感。甚至有学者说,「读不懂蒙徳人的诗歌,你就从未懂过诗歌。」

 

 

此次前来诗会的才子佳人都自诩肚子里有些墨水,自然也对这外邦诗歌十分好奇,况且这异邦少年生得顶顶漂亮,配上举手投足间与璃月不同的贵气,已经让不少贵女红了脸颊。

 

 

但,璃月人最好奇的还是另一件事。

 

 

——他搭话的那位是荧小姐吧,是那位镇国公府的荧小姐吧?!

他怎么敢的啊?!

 

璃月人民对这位少年的行为发出了真实的疑惑。

不是,你们蒙徳人出使之前难道没有做过情报调查、不知道镇国公护妹的凶名已经传遍整个璃月,甚至稻妻国的八重堂都以这对兄妹为原型来写宠文小说了吗?!

 

 

什么?是成王的人先来挑衅?嗐,俩人互掐这么多年,大家早就习以为常了(?),要是镇国公兄妹在的场子成王不来给他们介绍对象,那他们才不习惯呢。

 

 

但......现在蒙徳人来横插一脚,镇国公不会一怒之下掀了蒙徳使团把事情演变成外交问题吧?!

 

好像、好像也不是没有可能?

 

越想越觉得空干得出这种事的众人一下子吓得眼神都变了,他们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望向带着面具的年轻少女。其中有一道冰冷的目光格外凛冽,但并非看向荧,而是刺向另一个人——站在她面前的少年。

 

如果目光能化为尖锐箭矢,那恐怕这位外邦诗人已经被万箭穿心了吧?

偏偏少年还毫无觉察似的歪头,笑容明媚地对少女道:“怎么样,要来吗?这可是世界上最好的吟游诗人的新作首秀哦。”

 

诗人说完,还俏皮地对周遭的人眨眨眼寻求认同:“你们也这样觉得,对吧对吧?”

 

不等荧回答,被诗人目光扫过的众人,特别是几位刚刚就脸红过的女子,便迫不及待地频频点头,声音喊的震天响:“对!!”

 

那整齐度,那音量,比军营拉练时候喊的都强。

 

让荧免不了想起自己曾经经历的某一个高度和平的世界,里面的爱豆做打歌舞台的时候,似乎台下的人们和这些贵女们一个表情......?

 

蒙徳诗歌,恐怖如斯。

 

不过她还是觉得,应该是少年生的足够漂亮占了很大一部分因素——为什么用漂亮来形容?因为漂亮是用来形容世间一切精致美丽的可人儿的,不分男女!

 

他的美能很轻易地让人联想到蒙徳独有的塞西莉亚花,那是一种名字和外表一样美丽的花朵,花瓣柔软洁白,仿佛脆弱地连小心翼翼的攀折都无法承受。可他生长的地方偏偏清冷风急,永远精致优雅地绽放于古老的千风之中,非常人有幸所能目睹,一如浪子不可多得的真情般珍贵难寻。

 

如果攀比起来,也就只有......

 

荧顺着心里的想法向某个方向瞥去,果不其然看见正站在树下某个环剑而立、正向着少年投去眼刀的身影。

 

他今天穿了一身符合护卫身份的黑色劲装,长发同样以黑色发带束起,可这身沉闷素气的衣裳穿在他身上也没有折损他半分容颜,甚至在他冷冽的气场下衬托得他愈发出尘。

 

——不过他本也是少年之仙。

 

荧满意地将目光收回,在心里暗戳戳地想。

嗯,果然。要和那位比起来,也只有她们家魈能不分伯仲吧。

 

诗人的声音再次响起:“你考虑的怎么样啦?”

“当然可以。”荧微微向他欠身,回以同等的蒙徳礼节:“我亲爱的诗人,聆听你的诗歌是我的荣幸,不过我要先和陪同我一起来的家人说一声才行,你能等我一下吗?”

 

 

“欸?”少年听完眉尖微挑,意有所指地重复了一遍:“家人吗?”

荧点头,毫无迟疑地回答道:“嗯,家人。”

 

“既然是家人,征得同意那肯定是必要的啦~”

少年笑吟吟地做了请便的手势,而荧也用余光撇见魈的脸色终于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和,在心底悄悄松了一口气后,便急忙向少年走去.......

 

魈站在原地注视着少女在众目睽睽之下向他走来,他仍是一副眉眼冷淡的样子,只不过掌心越攥越紧的剑鞘暴露了主人并不那么平静的内心。

 

她要去见那个人了.....

看对方和她的反应,是旧相识?

怎样的旧相识?同帝君一般,还是更甚?

 

一瞬间闪过的许多种思绪扰得仙人的心湖波涛汹涌,但喜怒不形于色的少年早已学会将所有情绪掩于眼底,也知道有些事不能凭自己一腔妄意就试图改变。

 

......

 

“魈,你是在这里等我,还是和我一起去?”

 

听到少女不假思索的询问时,魈愣住了。

他甚至在心底又问了自己一遍。

——她是在问他愿不愿意一起去吗?

 

少年鎏金的瞳孔因荧的这句话剧烈收缩,唯恐异常被少女发现,魈不得不别过头垂下眼睫掩盖自己的失态。

 

换句话说,只要他想,就有跟去的权利吗?

尽管面上不显,但心底因荧接连被搭讪而积攒的不快却顿时散去不少。

 

只要他想......

 

他用无声的话语将这四个字反复咀嚼,直到惊觉自己似乎沉默太久,他才匆匆回过头,对等待他答案的少女开口——

 

 

他说:“快去快回。”

 

 

荧不疑有它,牵住他的袖口甩了甩表示自己一定很快回来后,便跟着诗人离开了这片园子。

 

 

直到少女的背影完全消失,魈才缓缓松开一直握紧剑鞘的手——金属制作的坚韧剑鞘上赫然已经被压出四个深深的指痕,在日照下泛着凛冽冷光。

 

 

他深吸一口气,感到心中叫嚣着破坏的情绪逐渐平息后,才将手重新覆上剑鞘凹陷的地方。

 

 

不可被业障侵蚀。

她相信他。

他也要回报以相同的信任。

 

 

34.

 

 

和魈打过招呼后,荧跟着少年来到了一处僻静的暖亭,对方停下后站在原地沉默了几秒,随后他抬手一挥,一道青芒闪过,周边的空间顿时被风墙笼罩扭曲。

 

“好啦,这下终于可以放松说话了。”少年拍拍手,刚回过头就被荧略含激动的声音打断。

 

“温迪!你怎么来了!”荧的眼睛亮晶晶的,亲昵地唤出少年的名字:“两年前的风花节之后就听钟离先生说你又沉睡了,还以为又要等个十年八年才能见到你呢。”

 

——温迪,风神巴巴托斯的化名,和摩拉克斯是存在于璃月的历史和神话中的岩神一样,巴巴托斯是属于自由之都蒙徳的神明。但和摩拉克斯不同的是,他对统治一个国度毫无兴趣,不愿意使用权能的后果就是风神的力量日渐虚弱,不得不每隔一段时间就陷入沉睡。

 

“欸嘿,这次醒的比较早,再就是因为我想念我远在璃月的朋友呀。”温迪拨弄了一下怀中的木琴,在悦耳的琴声中,他的声音也如诗歌般迤逦:“真是太可惜了,你们当初怎么就选择留在璃月了,明明蒙徳也很欢迎你们呀。”

 

“这样我们也不用这么久才能见一面啦,诗歌,美酒,浪漫的蒙徳和旅者,嗯哼......多么相配!”

 

温迪似乎越说越觉得靠谱,他甚至直接向荧提出了搬家邀请:“怎么样,反正你们和老爷子的「契约」也到期了,要不要考虑换个国家生活?” 

 

“得了吧。”听他这么说,荧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钟离先生虽然诓我们签订契约,但璃月好歹还有七星带领人臣辅政。换做蒙徳,我们恐怕会死于被文件山压死。”

 

“啊呀,怎么能这么说。”被戳中痛点的屑风神吐吐舌头,耸肩道:“我虽然是风神,但也没必要要为蒙徳解决所有的麻烦吧。蒙徳人的事情,还是交给他们蒙徳人自己去解决吧!欸嘿!”

 

“......我替蒙徳人谢谢你。”

 

“好啦,不说我了,说说你的「新家人」吧?”温迪屈膝而坐,伸出手指将嘴角往下压了压:“那个表情凶成这样的小哥,就是老爷子口中你在山林里捡到的仙人?”

 

“是。”荧点头:“钟离先生给他赐名为魈。”

 

“魈,饱经苦难的鬼怪......还真是贴切。”温迪低低地重复了一遍,继而拍了拍荧的肩膀道:“不错嘛,几年不见,你训服凶兽的本领不减反增了。”

 

荧听到这个形容词一愣:“我哪有这本事?”

“怎么没有。”温迪伸出手比划了一下:“你家里不就养着一头名震璃月的凶兽吗?黄黄的,梳着长辫子的那个。”

 

这个形容.....

荧在脑海中对上了脸,嘴角一抽。

 

“......”好像也没毛病。

 

“但是温迪,我记得你们神之间是不会轻易到对方的领地来吧?”荧走到温迪身旁挨着他坐下,倏然想到对方也算不得一个墨守成规的神,又嘟囔着补了一句:“虽然你出现在哪里都不奇怪......”

 

诗人面对少女的控诉只是笑了笑,忽然从怀中摸出一个红彤彤的苹果来,手指抵在中心处发力,轻易就将果子掰成两半,他先啃了一口,又将另一半往荧面前送了送。

 

“一起吃个苹果吧,我们慢慢说。”

 

 

 

35.

 

 

苹果吃上了,信息量也有点大。

 

 

荧嘴里含着一口苹果,一双美眸瞪地老大:“你是说,成王府办诗会是真,成王要给我介绍对象也是真,只不过还有别的势力在借助此事达成自己的目的?”

 

 

“嗯哼,就是这个意思。”温迪点着下巴数道:“据我所知,宁王府与蒙徳某一股贵族势力已经暗中联系许久,近期又有大笔资金以货物的方式从璃月出口,想不让人注意都很难啊。”

 

成王最好排场,这次又是拿她做噱头,众人的注意力必定都会在她身上,倒确实是两国之人光明正大密谋的好机会。

 

荧点点头,随即又问道“但这事如果经过璃月关口,哥哥和钟离先生没理由不知道吧?七星也不是吃白饭的,犯得着你亲自跑一趟吗?”

 

“没错,如果是这样当然不用我亲自跑一趟。”提到这个,温迪叹了一口气:“但如果,他们研究的是「门」的事情呢?”

 

少女咬苹果的动作停滞了。

 

「门」,他们研究什么「门」?

显而易见,能被一国神明如此重视的、称为「门」的东西只有一个。

旅人降临之时就被封存起来的,通往异世的门扉。

 

 

荧瞳孔一缩,几乎下意识地喊出:“不可能!”

 

“我也很希望这种会对整个大陆产生影响的因素不会出现,可事实是,无论他们做了什么,我确实在蒙徳感受到了星海的气息。”温迪安抚似的拍了拍荧的手背:“就在三天前,璃月也出现了这股气息,我本来以为是你和空,但来到璃月境内后才发现并非如此。”

 

事情非同小可,荧严肃起来:“宁王府没有能力接触到这个层次的东西。”

温迪摇头:“蒙徳贵族也没有,所以这其中肯定有第三方势力。”

 

“欸,大陆现在有的发展可不支持本土人去探索世界之外的秘密,一不小心还可能招惹来不该招惹的东西,到时候还不是要我们来解决,想想就很麻烦。”温迪摊手:“——要不然谁想管他们呢?还不如多喝两瓶蒲公英酒。”

 

“你应该已经告诉钟离先生了吧?我也会把此事告诉哥哥。”荧垂眸思索:“就是不知道他们接头的是哪一股势力......你有发现什么异常吗,温迪?”

 

温迪:“.....欸嘿OwO?”

荧:“......你别告诉我你没注意?你来诗会不就是知道他们要在这里接头吗?!”

 

温迪:“调查是西风骑士团应该做的事情,我一个吟游诗人哪有这个本事啊。”

 

——出现了!巴巴托斯的经典甩锅!

 

荧无奈扶额,顿时对好友的不靠谱程度又上了一个新层次的认知。

 

“.......那你今天来是做什么的?别告诉我就是想见我,你知道镇国公府怎么走。”

 

“唔,这里可是诗会啊。”被戳穿的温迪也不见慌张,他眨巴着眼睛,神情分外无辜,“诗会上最不缺好茶美酒,当然需要我这个最好的吟游诗人品鉴、啊不,献唱一番啦。”

 

见他把摸鱼如此理直气壮地说出来,荧忽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那在璃月调查那股神秘势力的事情......?”

“当然是交给我最可靠的朋友你啦!”

 

荧:......

 

——“你干点正事吧!巴巴托斯!!!”




————————————————


🌟表情包时间


温迪:他们蒙徳人的事情,当然要他们蒙徳人自己解决啦



🌟小剧场时间


荧:我哪有养动物的本事,还是凶兽?


温迪:你家里不就养着一头名震璃月的凶兽吗?黄黄的,梳着长辫子的那个。


荧:(沉默)(思索)(恍然大悟)

荧:你说的是这只空猫猫吗!(举起)

空:空空无辜jpg.

荧:他明明超可爱der!



温迪:荧有cp了(小声)


空:………?

空:哪个崽种 直视我。




评论(46)

热度(1090)

  1. 共3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